Military

延航全制霸,達成

馬祖的交通有多麼恐怖,從我的四次返台假就可以瞧出些端倪。 第一次我搭的是合富輪。那時是十一月初,天氣是那種才剛把迷彩服放成長袖,但很多時候會忍不住想折回短袖的季節,理論上東北季風還沒開始,就算有,也是小小波的寒流,我很順利的搭船返台,但是就在我收假的當天,所有行李都準備好,該寄的也都搬去郵局寄了,卻意外的接到電話,說合富輪延航了,而我就這麼活生生的被多扣了一天假。

當兵讓我學到了…

離退伍還有十來天,怎地先寫起退伍感言來了?實在是因為退伍後的行程太趕,現在不趕緊先寫起來擺,到時候這些東西恐怕又要胎死腹中了吧! 用當兵這個詞太過誇張,具有醫官身份,雖服的是義務役,但整個軍旅生涯和其他人口中的「當兵」應該是很不一樣的。 那麼,這十一個月當中我得到了什麼?

飛機也會延航滴

這是我第一次搭飛機返台。 雖然返台前幾天沒什麼特別興奮的感覺,心情好像也沒有特別浮躁,不過在預定搭機的前一天,還是因為整理行李整理到很晚(因為島休跑出去玩太晚回來了。)而呈現一種煩躁的狀態。 原本打算搭公車過去機場的,不過趙 Sir 恰好也要走,所以就一起叫了舅媽的計程車,到機場的時間也抓得很準,憲兵正好開始要點名了。

馬祖過新年

今年「絕對」會是我在馬祖度過的最後一次農曆年。 當初學長就有交待,死也要留在馬祖放年假,前前後後加起來五天的島休,即使要留守,積起來以備不時之需也一定很爽,於是我們幾個醫官老早就開始協議,要怎麼喬年前年後的假。 不過中間也是有些小插曲,不知道上級是擔心加菜金不夠吃,還是要發太多紅包,也傳出風聲有留守人員上限,原本都做好要返台過年的最壞打算,(返台居然是最壞打算!?這群人瘋了!),臨時他們又豪邁起來,總之最後醫官群裡只回去了一個,算是皆大歡喜的結果啦!

吃餃子中大獎

過年期間沒什麼任務,咱們副院長心血來潮玩起了包水餃的活動,還順道效法過去想推翻元朝的義士們用月餅傳達起義訊息的作法,要大家在水餃裡包個幾支籤,抽到的人就要反攻大陸,不,就可以獲得精美小禮或是銘謝惠顧。 當天早上我很倒楣的在年假期間還遇到合富輪清運的任務出車去,反正我對庖廚內的事務一向沒有太大興趣,也樂得輕鬆,只要專心吃水餃等著中獎就好。XD

指揮官獎

老實說我應該也是挺強運的吧!除夕抽獎抽到指揮官獎耶,夠厲害了吧!這事情的始末,待我細細說來。 前幾個禮拜在準備過年期間的活動時,就有提到軍官們都要準備一份禮物給院上弟兄摸彩沖沖喜,小氣的預官如我還擔心著自己的薪水實在也沒多少,出了這一把就像想買的皮帶會少了個頭、襯衫從長袖變短袖,鏡頭也沒附遮光罩,總之都想耍點奸招去 outlet 找便宜貨時,忽然被告知可以不用準備,當下就有種賺到的感覺。:p

馬祖新景點 – 小北海

人家說,來馬祖沒去過北海坑道就不算到過馬祖了,上一次去探險過後,還真的有給它壯觀到,炸出來的長長坑道,還會隨著潮汐被淹沒、露出,最神奇的是還有某個軍種必須在裡頭游泳當體測,燈光泛在平靜的「海面」上,真有一種深入桂林石灰岩洞窟裡的神秘感,不過今天要提的不是那個北海,是「小北海」。 話說馬祖這個「窮山、惡水、刁民、狗官、爛兵」的不毛之地,缺乏天然的溪流也就是必然的事,要解決水資源匱乏的問題,自然得蓋一大堆水庫瘋狂的接雨水,不然就學沙漠國家來個海水淡化廠,只是南竿這個島不算小,人口也不算少,就這麼少少幾個水庫,還是很難滿足所有人的用水需求,在冬天這個幾乎不下雨的季節裡,限水措施也就跑不掉。

死也要出診去

經歷數個禮拜的淬鍊,出巡(出去巡迴醫療的意思 ^^a)醫官進化了,變成出診醫官,這兩者間究竟有什麼區別呢?待我婉婉道來。 話說某一天的早晨,寒流冷颼颼,即使已經覺得比前幾天暖和一些,外頭的溫度計還是不爭氣的顯示著 6.2 度,不過絕對不是因為凍僵了才不出巡的,絕對是因為院上的駕駛不夠沒辦法出,駕駛的人手可是超缺的呢!

馬醫鬼話 – 叩叩

因為女醫官不方便值夜班的關係,我們這梯的兩個醫官便採交互蹲跳的模式來值班,其實說值班也只是說好聽的而已,晚上有病人要急診的狀況其實根本不多,我們的寢室也就在門診區而已,每天都睡自己寢室值班,有值沒值好像也差不多。(謎之聲:延續中榮 intern 生活?) 我們的房門口設了一個無線的電鈴,如果有人要看病時,安全士官只要按一下電鈴,我們就知道被 call 該出去了,不過有時候他們好像會懶得按,還是怕吵到人之類的,半夜也有可能會來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