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讓我學到了…

離退伍還有十來天,怎地先寫起退伍感言來了?實在是因為退伍後的行程太趕,現在不趕緊先寫起來擺,到時候這些東西恐怕又要胎死腹中了吧!

用當兵這個詞太過誇張,具有醫官身份,雖服的是義務役,但整個軍旅生涯和其他人口中的「當兵」應該是很不一樣的。

那麼,這十一個月當中我得到了什麼?

第一、玩遍馬祖

抽單位籤開始,很幸運的抽到最想去的馬祖,而且還是在南竿的院本部,沒到過外離島還感覺不出南竿的好,當島休時出現在北竿、莒光,和同梯的醫官相遇時,才深深感受,能在各個小島間穿梭是多麼自由的事,(其他島的規定是不能離島的),除了東引外,共計北竿去了五次,東莒三次,西莒兩次,玩真的是玩遍了,當然船票也花了不少就是。

第二、認識弟兄

其實我們的編制小,從下部隊到退伍,弟兄們洗過一輪牌也沒多少個,但還是有一些值得認識的。醫官在部隊裡的地位有些尷尬,論職務屬於幹部領導階層,論實務其實又只是掛著槓槓的兵,比起其他軍官自然和弟兄們接觸的機會多,更不用說私底下一起幹譙某長官是白痴那種同仇敵愾的患難情誼。能和這一群人相處近一年,是件很值得回憶的事。

第三、實踐基層醫療

平時在醫院的訓練其實很少碰觸到常見疾病這一塊,但平時會來看診的就感冒、肌肉酸痛、香港腳、溼疹這類最多;平時在醫務所,整病歷,key 藥單、包藥、對帳…都得自己來,如果自己開個小診所要管的大概也是這麼多吧!算是提早了解這些在醫院裡碰不到的業務了。

另外我們還跑了巡迴醫療,頻繁的出診,上到山頂的觀測所,下到岸邊的兩棲部隊,頂著寒風烈日,比之前在家醫科跑的山地醫療還勤,顛覆我們原先熟悉的門診生態,也因為主動出擊,多看了不少 case。(有點像一些私人救護車業者出去搶生意?)

第四、提昇抗壓性?

這點其實自己講得有點心虛,不論在衛校受的禮遇,讓我們完全沒受到新訓的摧殘,外島聯勤單位(聽說只有馬祖)對醫官也是相對尊敬,從見習到掛階,沒額外增添什麼非醫療相關業務給我們,除了部份長官偶爾冷言冷語酸我們沒什麼路用,或不尊重我們的意見還要我們繳報告之外,大抵沒遭逢什麼壓力,但看得多的倒是其他人莫名其妙的責備,拍桌大小聲的也搞得一旁不相干的我們「心驚驚」,但如同在小兒科病房待久了會對寶寶的哭聲感到麻木,後來遇上有人發神經也就沒什麼太大感覺。(所以表示抗壓性上升?)

遺憾…

入伍前,來馬祖前,都給自己很多期許,有些是完成了,也有不少失敗了,事情過去就過去,只剩下十來天也沒得彌補,但現在回想起來,最遺憾的大概是沒練到身體吧!

馬祖地形有其限制,部隊訓練體能的環境不佳,也不是說沒有時間出去跑,偏偏我的膝蓋就是不爭氣,山路一跑就痛,一直到退伍前,才有比較多的機會去運動場跑 PU 跑道,當初 3000 公尺想跑進及格的夢想大概不太容易實現了,更令人擔心的是,現在這種體能,能讓我撐過外科的 training 嗎?

退伍真的是人生一大轉捩點,有了這一段體驗,我並不覺得這一年有多浪費,多不值得,當然人各有命,好單位有爛長官,爛單位也有好長官,重來一次、換個地方不見得還能過得這麼充實,但若要回答一個之前學長們都會提的問題:「能不當兵就不要當,當了一定後悔!」,我想我還是會希望能有當一次兵的機會。

2009.06.13 (補)

後記

在外島服役還體驗了另一種放假的制度。每個禮拜我們實施一天島休,另外一天就積起來變成返台假,所以如果服役滿一整年,就有六十天的返台假。這些假不能一次放完,原則上一季放一次,每次十五天,規定大概是這樣。

雖然平常一個禮拜只能放一天假,會有種沒什麼休息到的感覺,但累積起來的返台假卻是不折不扣的超長假!(在本島的,即使好不容易遇上九天的超長年假也都沒有我們長),我們義務役的雖然不能把拿長假拿去出國,但也能規劃一次不小的旅遊,或是陪陪家人;雖然一季只能返台一次,但實際實行起來,感覺假和假之間並沒有這麼遙遠,習慣了反而覺得時間過得快。

這讓我想到如果醫院的休假制度也能如法炮製那該多好,外科每天都要去查房根本沒有放假的感覺可言,即使一個禮拜累積一天,讓我們每三個月可以放一次兩個禮拜的長假,每三個月可以出國一次,歐耶~爽翻了。

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XD

2009.06.16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