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過新年

今年「絕對」會是我在馬祖度過的最後一次農曆年。

當初學長就有交待,死也要留在馬祖放年假,前前後後加起來五天的島休,即使要留守,積起來以備不時之需也一定很爽,於是我們幾個醫官老早就開始協議,要怎麼喬年前年後的假。

不過中間也是有些小插曲,不知道上級是擔心加菜金不夠吃,還是要發太多紅包,也傳出風聲有留守人員上限,原本都做好要返台過年的最壞打算,(返台居然是最壞打算!?這群人瘋了!),臨時他們又豪邁起來,總之最後醫官群裡只回去了一個,算是皆大歡喜的結果啦!

為了好好體驗過年的氣氛,我好運的排到了除夕、初一、初二連三天的島休。

除夕那天天氣還不錯,我便騎著小折,到處看看各個聚落為了迎接新年有沒有什麼活動,老實說跟預計的沒什麼落差,好像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原本冷清的街道並沒有因此多了什麼人氣,頂多就是一些廟宇前頭掛上了幾排燈籠,插上幾支旗子,一些住戶三三兩兩的刷洗著自己家裡的地板,不然有些店家就是掛起告示:「返台過年去」,嗯~看來馬祖這個不毛之地,大家還是喜歡遷到台灣去住比較舒服些。

年初一就熱鬧啦!即使天空飄著細雨轉中雨,(有人這樣報氣象的嗎?),山隴聚落的廣場前還是聚集了許多民眾,準備看新春團拜和迎春表演活動,在這個軍民一家、同島一命的前線,咱們防衛部當然一起過來共襄盛舉一番,除了指揮官跟大家拜拜年、和居民們博感情外,還出了一團街舞隊,更神奇的是居然連跳八家將的高手都有,沒想到我們平常去巡迴醫療的那些弟兄們之間還真的人才濟濟啊!

不過活動在逐漸加大的雨勢中草草收場,人群也一哄而散,跑得慢一些的我們自然找不到網咖,又被當天肯定賺翻了的 7-11 人群給擠了出來,我為了達成在過年期間努力探訪各鄉鎮的夢想,又乘風破浪,往北竿去了。

北竿的街頭在冷颼颼只有五六度的陰雨中除了冷清,還是冷清,從來沒看過這麼沒活力,但馬路上又掛著喜氣洋洋的紅燈籠,一整個不相稱的北竿街頭,無奈歸無奈,我還是簡單的逛了一下塘岐舊街道,跑到防空洞裡躲雨兼看飛機,最後離開前才像是忽然想到似的,跑進名產店裡努力為國家 GDP 成長而貢獻了一番,也還算是收穫滿滿啦!

年初二似乎就沒那麼豐富了,有了前一天去北竿搭了「上下左右ABAB」海盜船的經驗,原本計畫到東莒去給 Kentu 探訪的行程只好在被窩睡夢裡完成,要是風浪大到連新版暈船藥 Sinphadol + CTM 都克制不了的狀況下,對莒光小白船留下壞印象,那就得不償失啦!Kentu 別放棄,在元宵我返台之前,我一定會努力的去看你的,加油!好嗎?

留守的兩天自然沒什麼好寫的,唯一比較值得記錄的大概只有每天晚上的加菜吧!要說豐盛到大飯店等級當然不可能,不過大魚大肉,蝦蟹貝類還是跑不掉,還有長得奇形怪狀,用看的都想要起 urticaria 的炸蝦菇,連續吃了五天下來,也是一整個有些消化不良,這時只能在心裡欽佩著在本島留守的同學們,怎麼有辦法中餐加菜,晚餐再繼續加菜的豪邁!

馬祖的過年雖然在冷颼颼的陰雨中度過,少了點艷陽高照的歡樂氣氛,但有國軍養我們這些米蟲食客,還是比不少人幸福許多啦!

2009.01.30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