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ary

億華 – 正妹攻勢(公式?)

逛了一個下午的古蹟後,忽然發現相機的電池好像快沒電了,上次遇到這個狀況是在力行產業道路上,不過那次幸運的是,記憶卡比電池早一些耗完。(結果隔天就跑去買了新的記憶卡。XD)為了不希望想拍東西時因為沒電拍不成,稍微調整了一下照相的方式,有點像隨意抓拍,先構圖完後快速開機、按快門、不等圖片顯示太久直接關機,幸好一直到晚上好像都還 ok,只不過這樣的方式用起來實在不爽,趁著路過知名水貨商的機會,去帶了一顆電池回來。

台灣, 中共, 與中國

剛剛看了這篇: 台灣、中國,誰是真正的法統?, 讓我對現在的兩岸關係有了不同的認識, 作者就中國以往的歷史來看, 說明中國這個名詞的由來, 朝代演進其實是歷史上成王敗寇的結果, 在結果未明前, 沒有誰真的是代表”中國”, 進而推論目前國人的中國認知, 其實可能是不甚明智的. 這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觀念, 我們現在的情勢不就像以往分裂的朝代, 兩個主權各自獨立的政府, 在自己的領土上各自發展著. 沒有誰屬於誰的問題, 他們有權利進行任何世界上其他政府能做的事, 我們當然應該也要有這個權力才對, 受到打壓也是一定的, 春秋戰國不也有合縱連橫, 這就是中國的歷史, 或者說是人類的歷史. 這是一種台獨觀念嘛? 不, 我之前也曾經在獨立跟統一兩個方向徘徊著, 但這個從出發點就不同的新觀念, 根本沒有所謂獨立的問題, 本來就是兩個政府, 何來獨立之說. 所謂統一, 也變成某個國家把某個國家併吞, 最後漸漸流入歷史這條洪流中罷了. 我不敢想像會在什麼時候發生”併吞”, 不過我相信他遲早會發生,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嘛! 只是, 當兩岸都在煩惱誰是中國的時候, 其實事實上誰也都不是中國. 忽然覺得中國這個詞, 好沉重, 還是用中華民族吧!…

關於326人數的譬喻

因為快要考試的關係, 好久沒寫 blog 了, 不過剛剛在”醫學前線肥皂箱“裡的這篇: “326’s 275,000 (markov)“看到一段有趣的話, 還是忍不住想要給他引用一下… 2. 馬英九不是算數有問題, 是沒看懂題目. 馬英九要算的問題叫做: 有多少人參加 326 遊行? 而他的回答是: 四點四十五分有 27 萬人在那裡. 我問我三歲的兒子, 他今天喝了多少水? 他說喝了 100 cc. 我就幫他做個膀胱超音波, 裡頭餘尿不會超過 27 cc. 我罵他: 你騙人, 明明只有 27 cc. 他說: 其他的尿掉啦. 我顯然用錯工具答錯題目, 這樣絕對是零分, 而不能說我的答案更接近真正的答案, 就要老師送分.…

邱毅離婚了?!

奇摩新聞上看到的: 「邱毅落淚談婚變 直呼「想不透」」。 雖然之前總統大選時, 看他還有一堆莫名奇妙的立委在那使用暴力, 蠻橫的往前衝, 還蠻不爽他的, 不過人還是有惻隱之心, 看到他現在這樣的情況, 也是蠻同情他的, 畢竟被一個自己愛的人背叛, 是多麼的無助而悲涼… 不過看他把小孩子看得那麼重, 心裡還是覺得這個人畢竟沒有那麼壞啊~~

健保是不能倒, 還是不會倒?

剛剛在奇摩新聞看到這一篇: 健保10年 總統:健保是台灣之寶不能倒, 讓我想到這學期上周穎政老師的健康保險, 他講到: 健保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它不會倒! 為什麼不會倒呢? 因為哪個政權讓它倒了, 那個政權就準備輪替了. 我並沒有很了解健保的 一些問題和嚴重度, 只知道虧錢虧大了, 民眾愛亂看病, 小病拼命往大醫院跑, 但什麼是大病什麼是小病卻又無法科學化的來區分, 然後榮總一堆講話也聽不太懂得老伯伯也是超愛住院, 根本把醫院當成家在住.. @_@ 保費收多少也一直是個問題, 常常聽到媽媽在抱怨今年健保費總共繳了多少. 雖然我覺得健保本來就偏向於社會福利, 跟一些保險的概念又有點差異, 本來就會有獨厚某些族群的現象, 我們這些年輕力壯的人就應該要有作功德的覺悟, 不過當繳了這樣的保費, 「爽度」卻比沒有參加保險時還低, 這大概就有問題了. 之前老師說了「不會倒」的論點後, 我一直在想, 為什麼不能讓它倒呢? 沒錢是事實啊! 讓它倒一次以後民眾就會知道要愛惜, 不過在位者大概都不會這麼豪邁吧! 反正挖東牆補西牆, 能撐多久算多久, 不要倒在我手裡就好… 呼… 好像有點悲哀的感覺…

死者為大

唔… 奇摩新聞上有篇報導: 〈獨家〉這種「手機綁門號」! 人死了還要收錢 那家電信公司看起來好像沒什麼遠見, 居然還跟家屬吵這種事, 真沒風度, 不過讓我想起我室友去找 AIR 的主任談補考的事, 結果還被反問說: 家人生病就可以不顧課業喔! 個人覺得那個主任相當的沒有風度, 直系親屬病危還不能請假去探望喔? 這才叫做沒有醫德吧!

撻伐劈腿事件的記者

剛剛看到有人在連署要求那位記者還有中國時報的 編輯道歉, 一開始我覺得的確是應該連署一下, 好好教訓那位記者還有給媒體一個警告, 表示一點反對的聲音, 不過後來想想, 我還是沒有簽, 忽然有種「何必做那麼絕」的感覺, 或許這是一種婦人之仁? 還是說中國人的通病? (我記得龍應台好像罵過這一點的樣子) 要評斷這個似乎也有點困難, 得饒人處且饒人究竟是不是美德, 也是見仁見智. 總之, 後來我沒有簽就是了, 或許有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駝鳥心態吧! 總覺得自己事情已經夠多夠煩了, 何必硬是把自己推進這更複雜的世界裡? 這樣想好像又太消極了些. 我在心底或許也默默的祈禱著, 有一天當我也犯錯的時候, 其他人也能放我一條生路吧! 雖然這個希望在現在的社會裡, 似乎越來越難達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