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cine

億華 – 正妹攻勢(公式?)

逛了一個下午的古蹟後,忽然發現相機的電池好像快沒電了,上次遇到這個狀況是在力行產業道路上,不過那次幸運的是,記憶卡比電池早一些耗完。(結果隔天就跑去買了新的記憶卡。XD)為了不希望想拍東西時因為沒電拍不成,稍微調整了一下照相的方式,有點像隨意抓拍,先構圖完後快速開機、按快門、不等圖片顯示太久直接關機,幸好一直到晚上好像都還 ok,只不過這樣的方式用起來實在不爽,趁著路過知名水貨商的機會,去帶了一顆電池回來。

腳殘 – 又被退掛了

繼骨科後,復健科再一次把我退掛了。 三個月前的腳傷一直沒有復原的趨勢,當時掛了本院的骨科,該醫師聽完 history 後,既沒摸、也沒照 X 光,說:「這看起來沒什麼問題,繼續觀察就好,或是哪天你上下樓梯忽然倒下站不起來時再回來找我。」便把我退掛了,我也半信半疑,每日自己熱敷按摩,慢慢的,好像有那麼點改善,改善到我都敢去大坑挑戰了,只是結果還是不行。

針灸與免疫系統的研究

這個禮拜去參加北榮傳醫中心鍾茂修醫師設計的研究, 是研究有關”針灸”與”免疫系統”的相關性. 不過鍾醫師覺得奇怪的是, 今年我們同學參與度好像不怎麼高, 請我回來稍微幫他宣傳一下, 所以我就丟到 blog 上, 算是一點小心意..^^a 那 個實驗很簡單, 總共去三次, 第一次先抽血後針灸, 第二次先針灸後抽血, 第三次只要抽血就行, 每次抽血都只有兩管, 10 ~ 20cc 左右, 針灸二十分鐘, 所以大概三十分鐘內就可以做完, 三次都做完的話可以領 $900 的受試者費, 我個人是覺得蠻輕鬆好賺的啦~ (比起之前在認知神經心理研究所做的什麼腦波, MRI 好賺多了… XD) 所以呢~ 同學如果有興趣的話, 可以多參加啦~ 反正是幫忙科學研究的進步嘛! 而且 $900 也可以做不少事啊~ 有興趣的就 mail 給我吧~…

椎「尖」盤??

剛剛轉開電視, 台視忽然出現脊椎的 MRI, 停下來看了一下, 它大概是在介紹 HIVD 吧~ 那是一個叫做「生老病死的秘密」的節目, 韓國拍的, 基本上還不錯, 不過中文的翻譯字幕居然一直不斷出現「椎尖盤」, 實在是很令我生氣, 明明就是 intervertebral disc 椎間盤. 本來要找張圖或是什麼字幕之類的, 投稿到錯誤特攻隊, 不過一時找不到… ~"~ 所以還是在自己的地方唉一下就好了…

ALD三兄弟跨海求油

昨天先在 guru大的板上看到這篇: 不信任醫師的人去哪裡都不信任醫師, 當室友回來的時候, 跟他討論了一下, 不過室友的意見是, “要是生病的是自己家人, 就不會這樣想了.” 我的確是沒辦法很有力的反駁他, 不過我還是覺得他們都已經跟民眾募款募了這麼多錢, 不顧台灣醫界的反對, 跑到美國去看病, 現在又回來找健保拿錢, 這不是很糟嗎? 美國的醫生沒有說可以停用油, 不過要是有需要用的話, 他們應該會開處方吧! 假設美國醫生真的覺得不需要用, 他們又不相信,又不能脊髓移植, 又想吃油, 不然就不要去美國治療嘛! 飛回來台灣不就行了! 剛剛又在醫學前線肥皂箱看到這篇: [轉貼] 羅倫佐三兄弟 跨海求油碰軟釘子 (杜老爺). 他寫得也蠻對的, 開了一個這樣的先例後, 以後不管是誰, 不管人是不是在台灣, 都可以打電話回來跟健保局拿藥… 不過看 guru 老師寫說他以一個精神科醫師的直覺, 覺得這家人怪怪的, 還蠻有趣的… XD

捨近求遠

唉… 有時候人就是會這樣捨近求遠, 前一陣子一直在找一些醫學生或是醫生的 blog 來看, 結果是找到一些沒錯啦! TSUBASA 的台東苦悶筆記 醫學前線肥皂箱 i台灣的麻醉 medpundit Calsdark的暗黑大陸 YARNG的網路日誌 {候診室} On waiting 淡水生活 夜行者巢穴 結果前幾天剛好看到 PCMan 的版正在討論 AS (ankylosing spondylitis, 僵直性脊椎炎), 結果看到學弟妹都稱呼 guru 為老師, 所以就去研究了一下, 沒想到榮總精神部的主治醫師居然在小小的圓夢開了個個人版, 雖然我還沒上過他的課, 不過未來應該是一定會上到, 看到現在學弟妹跟他的互動, 想必他上課應該不會令我失望吧! 希望以後可以有多一點醫生或是學長姊來開個個人版啦~ 這樣圓夢就變成醫院八卦大本營了… XD

健保是不能倒, 還是不會倒?

剛剛在奇摩新聞看到這一篇: 健保10年 總統:健保是台灣之寶不能倒, 讓我想到這學期上周穎政老師的健康保險, 他講到: 健保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它不會倒! 為什麼不會倒呢? 因為哪個政權讓它倒了, 那個政權就準備輪替了. 我並沒有很了解健保的 一些問題和嚴重度, 只知道虧錢虧大了, 民眾愛亂看病, 小病拼命往大醫院跑, 但什麼是大病什麼是小病卻又無法科學化的來區分, 然後榮總一堆講話也聽不太懂得老伯伯也是超愛住院, 根本把醫院當成家在住.. @_@ 保費收多少也一直是個問題, 常常聽到媽媽在抱怨今年健保費總共繳了多少. 雖然我覺得健保本來就偏向於社會福利, 跟一些保險的概念又有點差異, 本來就會有獨厚某些族群的現象, 我們這些年輕力壯的人就應該要有作功德的覺悟, 不過當繳了這樣的保費, 「爽度」卻比沒有參加保險時還低, 這大概就有問題了. 之前老師說了「不會倒」的論點後, 我一直在想, 為什麼不能讓它倒呢? 沒錢是事實啊! 讓它倒一次以後民眾就會知道要愛惜, 不過在位者大概都不會這麼豪邁吧! 反正挖東牆補西牆, 能撐多久算多久, 不要倒在我手裡就好… 呼… 好像有點悲哀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