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壞長官,支支是好籤

Dororo: 俺在南竿可是鎮定得很
97年第一次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高等暨普通抽籤試題

1. 請問鳥達會申請自願外島的原因為何?
   (A) 喜歡旅遊、四處走走,台灣已經逛得差不多了啦!
   (B) 無牽無掛,離開台灣這個傷心地,開展人生第二春
   (C) 外島涼啊!錢多事少,離家遠點也沒在怕的啦~
   (D) 以上皆是


這個禮拜總算了結了我們這些直接跳過新訓進入專長訓的爛兵們的一樁心事,幾家歡樂幾家愁是難免,幸好我還屬於樂的那一邊。

抽籤的作業相當複雜,加上隊職官們事前不斷恐嚇可能會抽到晚上還搞不定,更添緊張氣氛,前一晚想東想西的,我居然失眠了。

抽軍種籤大概是我最緊張的時刻,心頭蹦蹦跳,好像踏在起跑器上,等著裁判喊「預備!」「碰!」,緊張到講話都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因為順序籤的緣故,我大概是在倒數五分之一左右上台,看了前面同學一一走向籤筒,念著幾乎一成不變的宣告詞:

「學生 xxx 號 xxx 在此抽軍種籤」

接著頭也不回的,有如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把手伸進籤筒,臉上表情五味雜陳,究竟是因為前一晚憋著的屎在肚子裡作怪,還是用非慣用再加上沒洗的左手抽籤控制不順,總之誰也說不準究竟自己的命運會落在哪。

即便高中學過的機率告訴我們「籤籤機率相等」,但身旁還是有幾位同學拿著紙筆努力計算著各個爽缺還剩下多少,乍看之下,快輪到我們時,好籤的比率似乎還真的不低…


一切底定後,大奸人看見我便劈頭一句:「真想看到你抽到『空軍』或是『中央單位』之類的,這樣我就更能體會所謂『人生的無奈』。」

我只能笑笑,老實說直到抽籤的前一刻,腦海裡的確有個「要是抽到沒有外島的軍種就有趣了」的念頭閃過,只不過有如咒語般的宣告詞一從嘴角流出後,彷彿一瞬間整個人就會進入一種彌留的狀態直到幹部大聲的念出自己的軍種才得以清醒過來。


側面打燈形成陰影,看起來比較有「受驚」的氣氛

「學生 xxx 號蔡依達在此驗籤筒」

「學生 xxx 號蔡依達在此驗籤牌」

「學生 xxx 號蔡依達在此抽…外離島籤」說這句宣告詞時我遲疑了一下。

「洞洞四,馬祖野戰醫院」

「學生 xxx 號蔡依達在此驗籤筒,籤筒無誤,籤筒無誤」

「學生 xxx 號蔡依達在此驗籤牌,籤牌無誤,籤牌無誤」這兩句人事官強調一定要念兩遍。

因為自願外離島的緣故,我有幸的能把整套流程自己演一遍,像唱獨角戲一般,不管台下同學是看自己的書或是用疑惑、鄙夷的眼光看著台上這隻即將發配邊疆的猴子,我還是得自個兒演完它。


當抽出來的軍種籤是聯勤時,我好像還沒完全從彌留狀態清醒過來,只想著:「哦~那就跟 qq 一樣咧~」而且聯勤是少數單位有馬祖 — 我後來的第一志願 — 籤的軍種,我一直回到位置上坐好後,才慢慢的從沒有期待的低沉中開心了起來。

其實前一天晚上陰錯陽差得知今年沒有南沙、東沙的籤時,我的心情就已經沈落了,就像之前在抽外交役時,原本信心滿滿,計畫著抽到之後要去買支超廣角鏡頭,連媽媽都夢到我打包行李要飛到非洲,結果卻是支「未中籤」的那般低落。

上週休假時,我調查著網路上有關南沙或是東沙的紀錄,順便幻想著自己在藍天白雲下養狗、餵寄居蟹,期待著需要三四天航程才能到達的南洋國度,可以甩開所有冬天用的大衣,擁抱陽光。然而一切就這麼破滅了!

沒那個命…


簽好的切結書,連偏遠地區都勾了,我一定是有病。(簽名和身份證一定要馬賽克的啦∼)

抽籤的前一天下午,輔導長忽然跑來教室通知我:「執行長找你,下課過去一下。」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是不是你最近有申訴什麼東西?」輔導長狐疑的看著我。

「沒有啊~」雖然我掃廁所掃得很度爛,也還沒到越級呈報的程度吧! XD

執行長的肩頭上有三顆梅花,這是我目前面對面看到最大的了,不過人倒是一團和氣。原來是要找我聊聊「自願外島」的事呢~

其實也不是「自願外島」有多麼悲壯,他說是因為看了我切結書上的地址發現跟我同鄉,嗯~在外遇到同鄉,總是多了那麼一分親切,也難怪說鄉土情了。

老實說自願外島實在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連執行長都一直以為我們可以自己選單位,一直跟我推薦「東引」:景色好,環境好,月圓之夜,還可以看到灑落海面的月光鋪成一條皎潔的絲帶,比起一出營區就是「聲色場所」的南竿好多了…


既然去不成最南,改去最北吧!

即使會冷到發抖、會因為長官下令不能跟對岸交易而沒有青菜可以吃、會因為強烈東北季風翻騰起黑水溝造成搭船時迷走神經失調…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讓我去吧!」抽單位籤時,我心裡祈禱著。

雖然我搞錯了籤序,不過還是如願的去成了馬祖,抽出「洞洞四」時,心裡真是放下一顆大石,不過不是東引,而是有聲色場所的南竿!!!XD

我的第一次該不會就這樣葬送在南竿吧!人家都說軍人是最好騙的了~ @[email protected]


第一題不會選怎麼辦?看到這種題型如果不去猜「以上皆是/非」,我真懷疑你的醫師國考是怎麼過的了。

2008.08.16

同場加映

Kentutu 抽到莒光(比東引還偏僻)時,一整個挫屎,雖然蠻希望有人可以一起去外島,不過還真的一語成讖啊! ^^a

有陰影版的仆街 Keroro @ 莒光

其餘 Keroro, Dororo 地圖

DSC_9763

自願外島還得簽切結書,最麻煩的是還要家人簽章,成人不是早就可以替自己的行為負責了嗎?!
DSC_9765_Mosaic

簽好的切結書,連偏遠地區都勾了,我一定是有病。(簽名和身份證一定要馬賽克的啦∼)
DSC_9770

什麼!南竿!馬祖野戰醫院。不∼我想去東引啊∼
DSC_9781

側面打燈形成陰影,看起來比較有「受驚」的氣氛
DSC_9786

從左右兩側打燈,不過還是有些陰影消不掉
DSC_9795

Keroro 仆街於莒光,縮光圈版
DSC_9798

有陰影版的仆街 Keroro @ 莒光
DSC_9792

這是要送給 Kentu 的,抽到最偏遠的莒光,實在也是苦悶
DSC_9815

Dororo: 俺在南竿可是鎮定得很
DSC_9816

眼睛一閉,老二一捏,十個月一下就過了∼
DSC_9818

Dororo @ 南竿,側光陰影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