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殘 – 又被退掛了

繼骨科後,復健科再一次把我退掛了。

三個月前的腳傷一直沒有復原的趨勢,當時掛了本院的骨科,該醫師聽完 history 後,既沒摸、也沒照 X 光,說:「這看起來沒什麼問題,繼續觀察就好,或是哪天你上下樓梯忽然倒下站不起來時再回來找我。」便把我退掛了,我也半信半疑,每日自己熱敷按摩,慢慢的,好像有那麼點改善,改善到我都敢去大坑挑戰了,只是結果還是不行。

傷後逼近三個月,也到了原先設定好觀察期的期限,不知是不是因為最近天氣冷,隱隱作痛的感覺似乎加劇了,即使我每天都用 Teiria 軟膏把膝蓋擦得熱熱辣辣的,依然抵擋不了三不五時被它所分心,尤其是在上刀的時候,尤其是好像決定了以後要走外科的時候,尤其是外科學長以一種更嚴格的標準對待我的時候。

趁著沒刀無大事的下午,我改掛了復健科,這回故意穿著白袍去,在裡頭還遇到兩位跟診的同學,互打招呼聊天後讓醫師確定我的 intern 身份,他的確仔細的幫我做了 PE,一樣沒有任何 positive finding,只說我的站姿不佳,容易讓膝蓋受傷,而且連股四頭肌都 atrophy 了。(我自己沒啥感覺,好像以前就這樣,況且atrophy 的股四頭肌還爬得上百岳,以前還是田徑隊,那也頗神奇?!)總之說得我一愣一愣,只是我膝蓋不舒服的困擾還是沒解除啊!而在似乎不太需要復健的情況下,我又被退掛了。

或許關節裡面真有些無法界定的小傷,不致構成日常生活的大困擾,但小病不要命,病起來還是要人命,更何況我這個狀況真的能夠當兵跑三千嗎?我也很想再去爬山啊啊啊~

有時候會遇到一些所謂「囉唆」「龜毛」「要求多」的病人,我想我應該不算是,聽聽意見,點點頭就是,而很多時候我們會把他們歸類為不懂、不講理,但或許他們就是因為太相信醫生能夠解決他們的困擾,才會這麼不懂、不講理的吧!當然,醫學有其界線,任何找不出原因的 symptom 可能也都會有最終解答,如何說服病人接受它,與之共存,可能才是面對這類不懂、不講理的病人最重要的事吧!

2008.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