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殘腳 – 合歡凍死骨

合歡東峰之光芒萬丈

合歡山也是我這次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為了看雪,我知道早就不下了,看看積雪也過癮,另一方面也擔心,要真的路面結冰,入口管制要上雪鍊不說,機車有打滑危險,摔下山谷就真的沒救了,不過在上山前跟加油站老闆打聽,似乎沒有這樣的疑慮,就放心的衝了。

月光真是明亮,不用帶頭燈就看得清路面了

泡完高級溫泉後,稍微吃點零食,趁身體還暖呼呼的狀態,套上我所有的毛衣外套,把自己裹得像悶燒鍋一樣,希望可以對抗夜裡的風寒,海拔不高、熱量還夠的時候,騎起來還蠻舒服的,不過時間一久,身體還是撐不住,躲在大衣裡頭不自主的顫抖著,穿了兩層的褲子的雙腳一樣受不了,幸好在我抖到快抽筋前,主峰的登山口總算到了。

一開始本來想拍個夜景和車燈繞山而行的光影,無奈大霧籠罩,冷得頭腦清醒的我也懶得等,先趁著時間不晚趕緊上山紮營再說。大霧斷斷續續的,偶爾露出皎潔的明月,讓一時找不到頭燈的我能安心的踏在雪地上不會摔跤,喀拉喀拉喀拉,踩在雪地上就是這種感覺啊!只不過爬能高越嶺再度受傷的膝蓋,讓我不得不放慢腳步享受這規律的喀拉喀拉。

合歡主峰頂迎接日出

之前看到雪地應該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那是在瑞士的鐵力士山,幾個朋友瘋瘋癲癲的還把衣服脫掉玩雪,結果當天好像就有點寒到。這次我可是小心翼翼,不只身上包滿了衣服,連騎車用的手套也都帶上山,一點都不想被冷死在山上。老天爺還不錯,掛了顆明月正中,也沒有起大風,讓我在選擇營地上輕鬆許多,不過在打營釘時還是遇上一些困難,敲進積雪裡的營釘一點也不牢固,只好先用腳鏟一些雪過來埋著,再用身體的重量踩牢,就隔天起床的觀察來說,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運動了一小時的熱量大概讓我好眠了兩個多小時,半夜我就被冷醒了,只好在帳篷裡抖抖手,抖抖腳,暖和個半小時四十五分鐘後,再睡個十五二十分,這輪迴持續了三四回,好不容易等到我的鬧鐘響,也不管這幾天來一直是睡眠不足的狀態,第一次有「總算可以起床」這種急切的衝動。

不知名彩色鳥一隻,停在冰上不會冷啊?

外頭實在冷,我水壺裡的水全結成冰,敲成碎冰後趕緊倒進鍋子裡煮早餐,熱咖啡配結冰的麵包其實也還不錯,只不過熱咖啡不用過多久就涼了。

出來外頭透透氣,天空還是一樣乾淨,遠方的山頭也清晰可見,連玉山都看得到了,腳下一片雲海,光芒四射的太陽就從那堆雲海裡,映著東峰上的積雪蹦了出來,就像去年在金樽紮營看到的一樣,這也是個難忘的日出,即使我花了不少時間在調整相機和腳架。

非假日的遊客不多,更不會有人跑到山頂看日出,整個山頭就像是我一個人獨享,金剛說:「好孤獨喔!」的確,我像一匹孤獨的狼盤踞在山之巔,但如果能夠的話,我更希望自己能擁有狼一般忍受孤獨的能力。

我與合歡東峰 @ 合歡尖山頂

下山後,又到武嶺附近走走看看,遊客陸陸續續上山,來拍照的也是大砲一支支的架,真不知為什麼總是看到紅橡皮圈和小白之類的,Nikon 這麼不熱門啊!?

繼續往梨山的路上又經過了合歡山莊,一旁就是合歡尖山,看起來不高,不過對我的膝蓋卻是一大挑戰,爬到三分之二時,真是痛到有點想放棄,我還是堅持下去,要是我在其他方面也能夠這麼堅持那就好了。

比起主峰,我更愛東峰的峻偉,不過我知道,這短時間不是我能挑戰的,能走主峰的緩坡道散散步就該滿足了。

2008.03.02 (補)
  • Gareth

    由于我的母校将演奏《夏日里的舞蹈》和 《阿佤山》,因此想请问您可否有《夏日里的舞蹈》和 《阿佤山》的曲目介绍,能否email给我?谢谢。

    • 你好,我沒有曲目介紹,請再尋其他管道。另外這個 comment 與本文無關。

  • Pingback: Tsai I-Ta’s Blog » 梨山、力行產業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