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

二訪郡大山

二訪郡大山

這是開始當 Resident 後的第一座大山啊!(其實 R1 的時候也曾經去爬過百岳之一的合歡北峰,但這兩者的難度相差甚多,所以不列入大山的定義之中。XD) 朋友 T 最近很迷登山,讓我想起四五年前的我。他從去了大霸回來後,就和學長 S 計畫著要一起去登山,只不過困難重重,平時排班要假也沒那麼容易,便一直擱著了。剛巧最近爆發了一波離職潮,正巧我們都趕上了這片浪,準備第一個死在沙灘上,置死地而後生,假就這麼恰巧的跑出來了。其實我原本也沒特別計畫,就跟他們一起去回味吧!

年初二 – 爬山去

▲【光芒四射 @ 麟趾山】 繼去年和大奸人上阿里山拍星軌,今天又算是一次瘋狂的舉動,找完弟弟後,先從高雄開車到嘉義,然後開夜路上山。為什麼要這麼早(或說晚!)上山?主要是想避開白天的車潮,另外還要到停車場去搶個好位置,過年大家都往外跑,不早起哪來的蟲吃?

天殘腳 – 雲海保線所

翻找著地圖搜尋出遊的地點時,看到了在廬山附近的能高越嶺道,之前是在 「MIT 台灣誌」裡認識這條古道的,聽到了雲海保線所、檜林保線所等等神秘的名字,內心也嚮往著需要七八天路程的能高安東軍縱走,(當然這是很遙遠的),看了等高線圖,再加上金剛保證平穩好走,所以決定到廬山泡湯前先去走走,不求遠,能到雲海保線所折返就阿彌陀佛了。

西巒大山 – 教練,我還想繼續爬山

雖然原本計畫好十一月的最後一個週末要去爬畢祿山,連人都已經找好了,但看到連續一個多禮拜的好天氣,怎捨得不出去玩樂一下呢?找金剛討論了幾次,便決定先來個西巒大山單攻,從記錄看來,林道狀況應該還不錯,車子也進得去,事情就這麼敲定了,本來想再找一些人一起去的,不過身為宅宅頭子的我魅力不足,紛紛被國防 intern 拒絕(泣),最後成行便只有我、金剛、土撥和 uriah。

再登玉山 – 老天不賞日出看

雖然離開高長的前兩天被操到有點爆,但星期五早上的精神似乎意外的好,早上還剛好看到高雄的日出,也吃了計畫中的麥當勞早餐,意外多完成兩件事,跟完早上門診後,就開始收拾行李和辦離院手續了,原本計畫是把機車托運,搭客運回台中準備爬山,但辦離院時,總覺得時間還早,加上路已經有點熟了,回台中應該不會像過來時那麼久,所以臨時改變主意,還是騎車回台中,挑戰月累積 3000 km。 我們在凌晨兩點出發,才剛回來沒多久的我,當然還沒時間睡,登山的行李也是隨便整理,結果又漏東漏西,這種行為實在不可取啊!在車上我一直試圖補眠,但卻有點過度興奮無法入睡,體力透支加上隔天要住 3600 m 號稱台灣最高海拔營地的圓峰山屋,高山症大概是可預期的了,只不過也只能走著瞧,無可奈何。

塔關山、關山嶺山 – 三個瘋子的故事

由於北大武山半途而廢,實在很不甘心,整個禮拜都在翻地圖看有哪座山可以去爬,但是綜合了網路上的資料,高屏地區的林道似乎都爛得差不多,想去都去不成,找來找去最後居然只剩下南橫,啊~我不想把機車騎上南橫啊!這明明就是汽車該去的地方,只不過為了爬山,最後也只好屈服了。找了 saka 和 acarnar,準備來個一日往返的南橫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