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CIR 2017 課程心得

IICIR 2017

IICIR 全名是 International Intensive Course of Interventional Radiology,由韓國介入性放射醫學會 (KSIR) 主辦的 IR 密集訓練課程,今年是第十五屆 (IICIR 2017) ,也可以算是個有點歷史、成熟的課程了。

課程為期五天,有四個整天的大堂課,和一天的 phantom lab 和 animal lab 可以實際動手操作。本篇簡述參與今年課程的心得。

先講結論

這真的是很密集的課程,大學畢業後,應該沒有上過這麼連續長時間的課了,收獲當然也不少。

課程裡可以看到一些專家做一些我們也有在做的 procedure 的方法和技巧,另外是了解一些我們沒有在做的 procedure 的可能性,可以看出 IR 的路真的是很寬廣。

還有跟一些是來自台灣各個不同醫院的同學交個朋友,互相交流,如果更愛交朋友的人,也可以與將近十個國家的與會者認識(這我還是跨不出去啊)

大堂課 Lecture

Lecture 所涵蓋的範圍實在太廣,老實說只快速聽過一遍吸收的也有限,主要是和自己之前做過或看過的 case 做印證,印象才比較深刻。

整個課程讓我最感興趣的是 Transradial approach for liver interventions 這堂,雖然現在能用的 catheter 還有限(長度夠的 tip 形狀選擇有限),但國外已經有大量的經驗,做完 TAE/TACE 可以不用平躺壓沙袋數小時,對病人來說,滿意度一定是大幅的提高,這也是我最想拿來試試看的主要原因。

其次印象深刻的還有 Yashiro tip 塑型的小技巧,TACE 精緻的程度(因為我們都只做純 Lipiodol 的 TAE),TIPS 的小技巧,PTCD/PTBD 儘量從右邊 approach……一些精選的片斷可以參考下面這份在科裡做心得報告的投影片。

Phantom & Animal Lab

Phantom Lab

Phantom Lab 是廠商介紹和展示自家產品的地方,有一些電腦模擬操作的儀器,或是一些真實道具讓你試手感,例如在 PAOD 上用 CTO wire, deploy coil, vascular closure device, RFA 機器等等,不過因為種類並沒有太多,即使每個都玩過一遍大概也只要一個小時左右,所以有蠻多空閒時間的。

Animal Lab

Animal Lab 大概是 10 人為一小組,可以在小豬上塞 coil, 打 glue, 架 stent, 而最重頭戲是和大師一起完成小豬的 TIPS。其實我當時是有帶自己的鉛眼鏡去的,不過感覺大家都沒戴,只有自己戴好像不太合群,反正時間也短短的,也就算了。

被強迫唱卡啦 OK

被強迫上台唱歌
▲ 被強迫上台唱歌,因為快唱不上去,我的青筋都暴露了

最後一天大會舉辦了 farewell dinner, 本來以為只是單純吃吃飯,但猜測是他們理事長愛唱歌,所以要大家以 group 為單位上台,而且是有評分頒獎的(好像是傳統的樣子,還在說誰誰誰是去年冠軍之類的…),我們台灣隊討論了半天,本來想找比較有特色的台語歌(中國隊是唱甜蜜蜜… =.=),但後來覺得選五月天的比較多人會唱,也比較能炒熱氣氛,但可能不符他們的口味吧!(我猜他們應該是喜歡美聲系列的),害我像個瘋子一樣讓人看笑話。

和中國醫師的一些互動

因為有機會和來自中國的醫師一起用餐,所以聊了一下醫療環境的差異,聽起來他們的生活應該是更血汗些,如果檢查排超過三天一個禮拜,病人就要鬧,所以都是加班替他們做完。

聊到霧霾,有點意外的是他們覺得是經濟發展的必要之惡,果然想法有點落差,不過還是可以感覺他們有些無奈就是了。

問到台灣醫界很流行的「羅輯思維」視頻,有點意外的是他們完全沒聽過,可能中國的市場太大,所以即使羅輯思維在我看來已經很大規模,但在他們那也不是佔了很大的比例吧!不然就是他們真的太忙,沒時間看也說不定。

會中他們時不時的會提到「兩岸一家親」,不過我只能很孬的笑笑,心想「誰跟你一家親啊!」,但也是不敢大聲的說 “Taiwan is not China.” 奇怪的是,現場的新加坡人自己當新加坡人當得很開心,但又認同自己是華人,還想把台灣送給中國?怎麼不自己去跟中國統一啊!真是莫名其妙!

天氣及服飾建議

這幾天的天氣大概是這樣
▲ 這幾天遇到最低和最高的氣溫大概是這樣

氣溫一般來說白天是 2-5 度,晚上是 -6 – -3 度,如果晚上不會出去逛,加上到處都有暖氣,可能只要帶一件較厚的羽絨外套就夠了。

出門在街上的時候,我是三件加上外面的羽絨外套,手上戴手套會舒服一點,但常會因為要用手機或相機要脫掉就是了。

曾經有圍過圍巾,但後來覺得麻煩就不圍了,反而可以考慮帶耳罩,常常會覺得耳朵快凍僵了,而把外套的帽子戴上。

只有遇到一天晚上下小雨,運氣還不錯,可惜沒遇上下雪,不然也蠻有趣的。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