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放射線醫學會年會

2016 放射線醫學會年會

本來是沒打算要寫這篇心得的,畢竟我這個人的缺點就是抱怨比讚美的多,只看見人家缺點沒看見優點,加上又是在自己家裡辦的,寫出來好像比較不好意思一點,不過看 mcdlee 拋出了她的看法,我也忍不住回了一些,乾脆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偷渡一點政治議題,不喜勿入)。

看到 Chinese Taipei 就不順眼的 CTSR

The Radiological Society fo Republic of China was founded in 1951 and re-named as CTSR in 1991. (Kim HS, 2016)

之前沒查到這個醫學會什麼時候改名的資料,學會的網站上也沒交代,反而是韓國人替我們整理了,本來還以為是為了配合現在這個親中的政權的政策才改的呢!對內自稱 RSROC,然後對外又改稱 CTSR,真的是很有趣。不能像外科醫學會就叫 Taiwan Surgical Association 這樣簡單明瞭嗎?

頒獎給 Castillo

用 iPad 是個創舉,但也有點小悲劇

本屆年會的一項創舉是大量的 E 化,傳統的海報改為用 App 來呈現的 e-Poster。在越來越電子化的時候這是一個不錯的嘗試,不過要是讓我選,我寧可把資源用在優化現有的年會官網上。雖然他們想把 App 打造成一個新的資訊平台,但我個人是不看好的,有多少人連安裝都沒安裝?我個人則是年會過了就刪了。其實即使做了一個完整的 web 平台,可能也不見得有多少人用,但起碼在網路上存在的時間應該會久一些,延續性也高一些。

在 App 上看 e-Poster 的體驗其實不怎麼好,每一頁的中央都加了浮水印,說好聽一點是要保護作者的權益,但實際用起來超礙眼,尤其是在淺色底的 slide 上(如下圖)。另外,翻頁動畫個人也覺得很雞肋,如果你交的 PDF 檔是用多張投影片來呈現動畫效果,配上翻頁動畫看起來相當的白痴。(不要叫我交可以顯示動畫的 PowerPoint 檔啊!我手邊沒有正版的 Office)

白底的 e-Poster
▲【年會 App 不佳的 e-Poster 閱讀體驗】把浮水印打在白底的 e-Poster 上真的是超礙眼

黑底的 e-Poster
▲ 在黑底的 e-Poster 上比較不會影響閱讀

e-Poster 用投影片的模式來呈現個人覺得還蠻合理的,RSNA 也是這麼做。話說連傳統的海報都可以用投影片的方式來呈現了,如下圖是在 IASGO 2012 傳統海報展示區,畫面左側和右側的那兩份就是做成投影片的形式,e-Poster 當然就更合適了。

IASGO 2012 傳統海報展示區
▲【IASGO 2012】傳統海報也是可以用投影片的形式呈現

這次還有主打一個用 iPad 來 oral present 的功能,如果一切順利大家應該也都還可以接受,反正一般來說,如果你不是 invited presenter,也只會讓你用公用的電腦而已,不過現場是出了不少包,就有點無言了…我個人沒有親自操作過,可能要花一段時間來上手吧!

這個 App 還有做了線上提問和意見回饋的功能,不過只有在開幕的演講有看幾個人在測試,其他就完全沒見到了,應該是大家還不習慣,文化不同吧!但如果不一定要綁在這個特定的 App 裡,可以用大家平時就有在用的 social network 直接串資料,參與感應該會更高一些。

年會 App 有做了線上提問和意見回饋的功能

場地費不要省,還是交給專業的來

好可怕的投影機
▲ Prof. Castillo 做的專題演講,不僅畫面比例不對,連色偏的也令人驚嚇

這次觀察到的主要問題來自於投影機的品質,對於現在這個「戀投影片癖」的時代,真的是個不可原諒的錯誤啊!? 在兩個主要的會議室都可以發現投影機被設定為 16:9 或 16:10 的寬螢幕格式,和投影片規格不同也造成影像的變形,不過可能大家不是非常在意吧!話說敝科會議室的投影機也被設成 16:10 好長一段時間才被調過來。

另一個問題是對比度和灰階度的問題,可能燈管老化了吧!總覺得投影出來的品質不是很好,尤其在看 mammography 的片子就更明顯了(我不會承認是我眼力不好的)。但更大的問題是連顏色都跑掉(如上圖),在 Castillo 大師演講的其中一場(可惜我沒有親臨現場),聽說投影機好一陣子都搞不定,後來搞到顏色也有問題,大師身經數百場專題演講,什麼大風大浪都遇過,還可以侃侃而談,但對這樣的品質心裡應該會偷笑吧!

其實說敝院的場地真的很不好也說不過去,但的確和一些比較新的演講場所比起來,例如去年的福華國際文教會館,相形失色許多。不過如果自己是影像方面的專科,但又不去要求展示出來的影像品質不是很怪嗎?不管是經費的考量還是方便性的考量,或許場地這一塊都可以再加強一下。

邀請大師來演講,加分不少

邀請 Castillo 來演講
▲ Prof. Castillo 是上一任 (2007–2015) AJNR 的主編,不過如果沒有事先做功課可能不知道他的來歷有多大吧!場內坐的人好像有點少 ?

其實也蠻感謝敝科吳主任要我們事先了解一下這次的講者,我才知道有這麼一個大咖要來(還有其他大咖,但因為不是我準備的,就不太熟了)。Prof. Mauricio Castillo剛卸任 (2007–2015)AJNR (neuroradiology 的頂尖期刊) 主編,寫過數百篇的 paper,一二十本的教科書,演講近千場,也教過相當多的學生,對我來說,根本就是神級的人物,不去朝拜一下不行了。

他講的除了幾個和 neuro 有關的議題外,第二天也講了一個最近很紅(因為看到蔡依橙醫師前一陣子才討論過),關於 predatory journal 和 open-access 方面的議題。老實說這個議題離我比較遠一些,畢竟我在學術領域根本新生兒等級,目前工作也沒有限期投稿和被刊登的壓力,應該不會是這類不良騙錢期刊的目標客戶,但從中也可以了解到一個傳統老牌期刊(如 AJNR)面對現在 open-access 海嘯來襲的一些看法和因應措施,在充滿了影像的各個次專科演講中,真是一股清流啊!

演講的提問時間,座長還特別 Cu 蔡依橙學長起來 comment(不過我相信學長應該本來就有準備要發問了),只能說在現場聽兩位大師就這個主題進行深入的討論,真的是如沫春風。要能做到像學長這樣和大師用英文討論,除了對議題了解的夠深入外,還能清楚表達,真是值得學習。

話說 Castillo 有提到一些分辨 predatory journal / faked meeting 的 criteria,轉頭看看學會的年會網站,怎麼覺得相當的符合啊。?

與大師對話
蔡依橙醫師針對 Prof. Castillo 的講題做了一些 comment 與提問

跨出第一步,多與人交流

今年也比較有勇氣和別人交流。去年講了 AutoHotKey 的議題後,在網路上認識一位陽明的學長 Goman Kuo,這段期間本來一直要來敝院參觀,但沒有特別的機會,總算在今年的年會見到面了。除了見識到學長珍藏的十來把經典機械式鍵盤外,也交流了一下 RIS 的設計,相當不錯。

另外每年都會去聽的 IT/OT 場次,有台大 Yi-Chang Chen 帶來的 report template AHK parser,雖然和我的理念不是很相同(我比較偏 web 派的),似乎也是一條可以嘗試的路。陳醫師講完後,我居然被座長楊主任 Cu 起來發表看法,老實說自己不是表達得很好,這種沒有什麼時間準備的即席短講,我還得再磨練磨練才行。會後剛好在點心區遇到陳醫師,鼓起勇氣上去與他攀談,難得在台灣遇到對 AutoHotKey 有興趣也做得很好的同好,不知日後有無機會合作一番。

其實每年年會的第一天晚上都有舉辦晚宴,之前不是在高雄辦的我就都沒有去參加,主要是因為已經安排一些活動或是去找當地的朋友,所以今年是第一次出席,感覺有點像在吃尾牙,再搭配上今年的理監事候選人的逐桌敬酒,就更有尾牙的氣氛啦!話說我們學會還真大方啊,國外醫學年會的晚宴除了要事先報名外,每個人也都要自費個幾百到 1 千塊左右,而我們的不只可以免費參加,還可以攜伴,如果覺得自己的會費繳得有點心酸,絕對要來吃這頓吃個夠本啊!

年會晚宴
▲ 有點像尾牙的年會晚宴

科裡很多同仁都出來幫忙

科裡很多同仁都出來幫忙
▲ 科裡的同事有被分配到報到櫃台、試片室,還有各場地的引導人員等等

去年年會結束後便聽說今年要在敝院舉辦,就以往的經驗,感覺主辦單位應該會需要全員出動吧!話說我們科裡的放射師、護理師們幾乎都被找出來當工作人員了,反而住院醫師們沒有被安排到什麼工作,看大家在忙東忙西的時候,心裡還真有點過意不去啊!雖說這樣我們樂得輕鬆,不過事後想想,少了一次機會參與大型活動的舉辦,也是蠻可惜的吧!

自我期許

前一陣子因為即將接總醫師工作去和部主任小小的談了一下,她的一番話也讓我想了很久:「雖然你對電腦很有興趣很不錯,但未來的方向也是要自己去開創的,我們也無法替你安排。」老實說自己也知道好像在這些領域真的是停滯了好一陣子,沒有新東西可以拿出來講,雖說今年年會也不算完全缺席(有 e-Poster),但事實上心虛得很,真得要好好的為未來打算了!

本日相簿請見 Flickr: 放射醫學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