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死我 – Neurogenic Shock

這是前一個禮拜發生的事。

平常我們要負責體檢的業務,有伙房的,有駕訓的,也有令人很無奈的禁閉體檢,那天是個晴朗的上午,為甚麼要特別提到當天的天氣呢?因為最近老是陰沉沉的,完全不符合秋高氣爽的天氣型態,悶得都快爆炸了。

總之是個晴朗的上午。

上午我們兩個義務役的醫官有很大的機會可以躲起來偷偷做自己的事,不過那天不曉得怎麼了,我剛好在外頭閒晃,來做體檢的人都找上門了,大概也不好意思拒絕了,只好領著他們到門診區替他們檢查。

兩個看起來瘦瘦小小乾乾癟癟的阿兵(敝單位的女醫官喜歡用這個 term,因為現在女兵變多的關係嗎?又不能叫她們阿兵妹… @_@)走進來,其中一個先坐下了,做完簡單的 PE,便準備替他抽血,檢驗 B 肝和梅毒。

很怪吧!禁閉、駕訓的體檢跟這兩項好像都扯不上什麼關係,可是伙房驗這幾項是做啥呢?請問是會用老二炒菜嗎?總之,這大概也可以算是國軍N大不可思議之一吧!反正之前都這麼做的。

總之就是得抽血。

那個阿兵一臉惶恐,跟我說他之前抽血的不好經驗,他說之前抽完血後會頭暈,還有曾經暈倒的經驗,我當然是笑笑的安慰他,之前 run 病理科在檢驗部抽血時也遇過一個年輕小妹,抽血前緊張得很,抽完沒多久就昏倒了。

安撫完了還是得抽就是。

話說他手上的血管還蠻細的,抽血經驗值不超過 10 的我老實說沒什麼把握,不過不試試好像永遠也不能升級,也是鼓起勇氣扎了下去,果其不然 rupture 了,不死心的我,讓他稍做休息後請他換隻手試試手氣,歐耶~有了一次經驗後,果然順利克服。

抽完之後他跟我說有點頭暈,我便要他在位置上稍做休息,反正外頭沒什麼人在等,我順便也要處理一下檢體和垃圾,就在這麼短短的幾秒鐘內:

「醫官,我不行了,我頭好暈」

「你放輕鬆,先坐著休息一下」我心想如果這時候扶他起來到一旁的病床去躺著可能會馬上 posture hypotension 吧!

「醫官,我真的不行了,我眼前一片蒼白…我看不到了!!!」

說時遲那時快,我眼睜睜看著他趴倒在桌上,抓著手機的那手彷彿瞬間失去動力的擺到一旁,哐噹一聲手機就這麼摔到地上。

管他什麼「叫叫ABC」還是什麼的,我趕快去搖他,「沒反應」,沒辦法看、聽、感覺他呼吸,我便直接去抓他脈搏,radial a. 摸不到,carotid a. 相當的薄弱,真的是有氣沒力的搏動著,heart rate 大概只剩下三四十吧!

當時的心裡只想著:「幹,不會我都還沒掛階就出事吧!」趕緊叫人去找其他兩個醫官來幫忙,同時也把他扶到一旁的床上準備開始 CPR,邊攙扶著還邊叫他醒醒,幸好他還很爭氣的在我扶到半路,連另外兩個醫官都還沒衝進來時發出了一點呻吟。

扶到床上躺平後,他恢復了意識,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知道他人在哪。這時候他的脈搏回來了,radial a. 終於可以摸到了,儘管還是有點薄弱就是。

我想,這就是 neurogenic shock 吧~不過當我跟另外兩個說明事情發生的始末時,他們還是滿臉狐疑。

這也不禁讓我想起自己當初去做針灸實驗時發生暈針的狀況,當時的眼前也是一片黑,只差沒有昏過去,幸好當時電極關的早吧!

這實在是個蠻恐怖的經驗,雖然國考過了,執照也拿到了,但還沒掛階前出了這種事,不只自己麻煩大了,想必之後的見習官應該全部都會受波及吧!

雖然這是個難得的經驗,不過我真希望以後不要再遇到,我的心臟還沒有這麼強啊!

2008.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