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我的金毛

大二時剪掉的金毛

當兵在即,想必明天就是五分頭的新時代,我還是想懷念我的毛…

頭髮原則上是從高三開始留的,可能是面對大考的壓力,讓我不得不從生活中找點樂趣來發洩,也可能是參加了外面的營隊,讓我了解其實正心很純樸,總之我慢慢的反抗起學校的規矩,就從染髮開始。

第一次嘗試時是在宿舍和同學互染的,那時沒什麼概念,買了一瓶陳亞籣廣告的、「專染白頭髮」的染髮劑,當初怕顏色太明顯,還刻意挑超深的棕色,這對我們兩個頭髮又濃又密的人來說,幾乎看不出效果,又不願再多花錢,後來就不了了之。

學測和推甄面試之前,實在不敢搞亂評審的第一觀感,頭髮一直整理得乖乖的,(大概就是現在這樣),自從推甄結束後,已經有學校念的我,更是完全不顧還在水深火熱的同學們的心情,自顧自的再去嘗試染髮。

這回挑的可大膽,是紅棕色的,也不管會不會太顯眼,把所有的染髮劑都抹到頭上,還用吹風機狠狠的熱固定個十五分鐘,效果果真顯著,隔天到學校後,我就多了個新綽號叫「紅毛猩猩」。

現在想想,當年學校對我實在太放縱,一直沒吃過苦頭的我,也難怪現在這麼驕縱!

自從紅毛猩猩之後,也沒再理過頭髮,偏偏我的頭髮又不怎麼好整理,大學時代常窩在電腦前不修邊幅,看起來肯定邋遢味十足,也難怪我大一這麼沒有異性魅力!(現在有嗎?!)

玩樂團、看表演,慢慢的我也想染個更勁爆的髮型,由鳥輪的帶領,到中山站附近的 Yellow Ted 付出了我的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後一次),我永遠不會忘記花了我高達四分之一月薪的那個心痛瞬間,而忽然來的造型大變身似乎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only),站在校慶舞會的舞台上甩著滿頭金髮,都覺得自己升級為明星了,這就是年輕嘛!XD

大二時剪掉的金毛,隨風飄逝啊∼

隨著頭髮越來越長,也開始慢慢體會到女生們的辛苦,夏天熱的半死要扎馬尾,再搭配一塊大頭巾,從後面看,老實說,真的很「娘」…而自從某次被公車司機、還有捷運電扶梯背後的路人叫「小姐」之後,我就再也不喜歡這個打扮了。

長髮留得不算太久,過了大二開學時的表演潮之後,為了大體實驗的方便,我毅然決然的一次理個乾淨,大把大把剪掉時,心裡其實也是不捨,交代理髮師替我留下一些當作紀念,這撮毛就一直擺在櫃子裡。

明天開始,又會回到不需要抹洗髮精就可以洗的五分頭,頭髮剪了還會再長,年輕卻只會跑走,留下回憶的影子而已唷~

2008.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