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S – 小朋友好重

CVS 的輕鬆後,還是得搭配一個稍微有點累的小兒外,之前一直聽說小兒外的萬年總醫師很兇,會莫名其妙的罵人,個性古怪,先前有個換 course 的機會,原本想換個以後有可能走的 NS,不過後來還是 hold 住,也幸好當初 hold 住,就在我去的前幾個月,該總醫師就離開了,真的是「一切都是命」啊!

刀房、門診,整 Team 一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人少的緣故,除了早上有刀 CR, R 先進刀房外,小兒外的行動幾乎都是全員一起,早上查完房進開刀房,通常開到十點多十一點結束,休息過後下午回門診,也是大家一起,門診後再去查第二次房,結束一天的行程,從來沒有 run 一科跟該科如此 fixed 的。

整個 team 一起行動有好有壞,好的是發生什麼事大概都知道,而且能到門診去才真的能看到最大宗的問題,(幾乎都跟泌尿生殖系統有關?!^^a),不過缺點是,如果陳主任門診,阿滿學姐也要跟的話,好像有點詭異,同一個時間 VS 或許可以做更有效益的事,另外每天這樣跟下來其實也是有點累的。^^a

主任超愛跟小朋友玩

老實說,雖然跟過不少人,尤其是小兒科的醫生,陳主任是我看過最愛跟小朋友玩,而且也是最關心小朋友的醫生,每天查房時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時間都是在跟小朋友建立關係,而大部分的情況都建立得還不錯。

雖然一開始我對這種漫長的查房過程感到煩躁,甚至覺得抓不著重點,但有一次聽主任跟大家講一個小朋友的故事、講他們的互動後,我才發覺其實主任是我們之中真的最關心病人的。

有時候覺得自己對病人還不錯,也被稱讚過對病人好,但相較之下,自己那根本只是一種工作上的敷衍、虛假的關心、對醫療還沒死透的行為、表面工夫罷了。

q4h 幫小朋友單導

一個四歲的小男生,因為 epididymitis 住進來,查起來的原因是 anorectal malformation,雖然之前開完刀後排便的問題解決了,但似乎有 neurogenic bladder 的問題,residual urine 也的確是多,因此在 UTI 控制好後,開始試著教他媽媽幫他做 clean intermittent catheterization。

這當然是個大工程,除了教會媽媽無菌技術外,最困難的就是要小朋友乖乖就範,一開始我們都用硬來的方式,其實這行不太通,因為骨盆肌肉用力的關係,即便是拿了細的 suction tube 還是都會卡住,小朋友也痛得要死,每導一次就 trauma 一次,真擔心會不會有 sequelae,不過有了幾次經驗後,小朋友比較願意讓媽媽操作,才意外發現如果能不用力才是最容易的方式。

在我離開前,其實媽媽已經差不多學會了,只不過每次都還是得花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把小朋友哄得乖乖脫下褲子,張成 M 字腿,我也只好每次在那跟他玩躲貓貓,玩遊戲分散他的注意力。好像有點抓到主任的那麼一點精神。

其實某護理長說得也沒錯,如果不是病人少,又怎麼可能對病人這麼好呢?如果一個晚上有五個要這麼搞,我不早瘋了才怪。但我們目前的醫療體制,真有可能只讓你照顧少少的病人嗎?!

小朋友好重,尤其掙扎的時候

開刀房裡 intern 不用刷手上去,基本上是寫寫 note, special chart,比較熟練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做什麼的時候,也可以主動到門診去接病人過來開刀。

手術的最大宗是 inguinal hernia/hydrocele,再來可能是 undescended testis,hypospadia 的病人也有一些,不過只在門診看到,來不及等他們來開刀就離開了。而這些小朋友大概從不滿一歲到三四歲都有,體重大概也是七八公斤到十幾二十公斤,之前沒抱過幾次小孩,要不然就只有 BRSBR 那種只有三四公斤的 newborn or infant,當然是輕而易舉,十幾公斤的小朋友可就不一樣,而且當他是在會怕生的年齡,掙扎的又孔武有力時,一整個令人頭大,沿路經過的護士姊姊們都會盯著你看,為什麼可以把把小朋友抱得七零八落、弄得哇哇大哭。

結果有一次抱了個特別亂的小朋友,回來手臂和肩膀還酸了幾天。@[email protected]

品質不錯

小兒外其實還不錯,刀小小的,預後好,小朋友又好玩(不哭的話),而且範圍也廣,符合我博而不精的 style,其實有點心動,不過市場小了點,出去可能比較難找「頭路」,training 過程中因為沒人想走也要 365 天值班,升不上去可能得值個幾年,可能是比較大的缺點吧!

2008.02.01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