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長皮膚 – 裝死的 Clerk

當初會選高長的皮膚科,第一當然是要多利用外調機會 run 小科,第二是一直覺得他們很有名,不知道曾經在哪個新聞裡看到他們發表了神秘的 paper 在國際知名期刊上,(不過事後去看了他們的網頁似乎沒找到!),再來又聽說他們收住院醫師,博士學歷似乎為主要條件,(目前好像還是),便想來看看這個充滿研究氣氛的地方,於是便來了。

純 Clerk 卻頗累

Intern 在這裡可以說完全沒有 function,每天早上跟門診,每天下午則待在治療室裡看學長姐幫病人做治療,常見的有拆線、換藥、液態氮冷凍治療、刮皮屑做 KOH, Tzanck smear, skin excisional biopsy 等等,至於美容用途的雷射,算是不那麼常見,但偶爾也會有幾個。

留守在治療室的住院醫師一共有四個,人力相當充足,因此所有的治療沒有我們插手的份,我抱著出來放假的心態,(咦~當初要來看研究的積極態度咧?)也不主動要求要做些什麼,雖然心裡還是期望能讓我做做 skin biopsy 練練刀就是。因此,兩個禮拜內,我只做了幾個 KOH, Tzanck smear, 還有一次是幫忙拉鉤,剩下的時間都在旁邊看,老實說是有點無聊。

既然這麼無聊,何來「累」可言?大概是之前在 ENT 過得太爽了,現在每天都得待在皮膚科,而且值班排得又密集,因為沒有假日班的關係,平日班變成 q2d 值,原則上只要待到十點左右,夜間門診結束後就可以回去,但整天被關在這個小地方很有壓迫感,而且這麼一來,我的夜市之旅也就破滅了。

玩相機

P9204743P9204744P9204745P9204746

在去皮膚科前,曾經跟 hjround 借了相機用過,對 Nikon D70s 算有點熟,沒想到在皮膚科治療室又看到一台 D70s,用來拍病人身上的 skin lesion 的,搭的是 60mm f/2.8D 這顆 micro 鏡,另外配有神秘的外閃系統 (SU-800 + SB-R200 x 2),最近對攝影越來越有興趣的我,總是趁著沒人在用時拿來把玩一番,護士姊姊說我是去實習攝影的。

話說那裡的住院醫師,操作單眼相機似乎是必要的技能,不過有時看他們操作也挺有趣,總覺得「這樣拍得好嗎?」,很想幫他們拍,不過沒說出口就是了。XD話說,那顆 60 mm f/2.8 的鏡頭自動對焦的能力似乎不怎樣,這也難怪他們全部都用手動對焦,有時就對得糊糊的了。

抓到 Scabies 了

跟門診時,如果病人 complain 全身癢,總會看看他的指縫,有沒有典型的 scabies 咬痕,但兩個禮拜下來好像沒看過,不過既然有懷疑,就會把病人帶去刮個 KOH 證實一下。

SV308940

一天有個樓上物理治療系的實習生,據說有接觸過 scabies 的病人,不過她只有手癢,身體其他部位倒是還好,我就帶她去檢查了。(不要想歪啊~)刮完後,要馬上在顯微鏡下檢查,一開始是看到一顆破掉的蟲卵,有點勾起大三看寄生蟲實驗的回憶,而蟲卵旁邊就看到一隻八隻腳死掉的蟲子,喔喔~沒想到 scabies 長這樣,一開始我覺得不很像,回去對照教科書還真的一樣,就這麼抓到我第一個 scabies 了。

CPC 亂準備亂報

在皮膚科的第二個禮拜過得不太順,總醫師第一天 orientation 時就曾提過幾項作業,一個是教學門診每一次要交三份教學病歷,第一個禮拜的教學診莫名其妙的停了,讓我逃過一劫,第二個禮拜等半天等不到 VS,本以為又逃過一次,沒想到學姐還是叫我交作業。

另一個是要報一次 CPC 的 case,要做成簡報的模式,只不過後來一直沒有再跟我確認,在 review 玻片時也只說:「學弟,這個 case 『可能』就給你報了。」我便打算裝死,沒想到報告的前一天,學長姐還是找上門來,而我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可以準備,啊啊~這跟我當初計畫的不一樣啊!

當天要值班,而下午的我也不敢待在治療室,趕緊把電腦抱到辦公室去做投影片,做投影片其實不很難,在 AIR 的那兩週已經做到翻了,難是難在疾病介紹的部份,我報的是 lupus erythematosus,雖然在 AIR 稍微有點概念,但皮膚科強調的重點似乎跟 SLE 不太一樣,而網路上的資料卻又以 SLE 居多,而沒課本沒資源的我實在有點無所適從,幸好學長找了一篇教科書的電子檔給我念,不然我真的沒管道了。

那天晚上就在半睡半醒之間把資料看過,整理成投影片,勉強睡了一個多小時的情形下,唸書相當沒效率,也一直抓不到重點,眼睛三不五時會失焦,實在痛苦,想到隔天報完還要繼續做三份的教學病歷,越想頭越大,沒想到在皮膚科的最後兩天居然過得如此狼狽。

報告時有點卡卡的,不太順,對皮膚科描述病灶用的 term 也所知不多,講來講去就是 erythematous papule, scaling,自己講得都煩了,micro 也報得不好,疾病的部份,講得很籠統,雖然他們要求的本來也不多,但我把時間拖長了,不夠精簡也是一大問題,總之這次的 present 是在一片混亂下結束的。

三十秒定生死

有人說,皮膚科醫師看皮膚病灶超過三十秒並沒辦法增加診斷率,不過對我來說,就像寫考卷一樣,看完題目三十秒內不知道答案的就是不會,想再久也一樣。雖然兩個禮拜的教學門診全部被放鳥,離開的那一天主任倒是讓我接了幾個初診病人,算是考驗兩個禮拜下來培養的眼力。

看完之後要用手寫的把病歷記載上去,由於對皮膚病灶的描述尚不熟悉,所以問完診,總是花很久時間在刻病歷,第一個病人還算有耐心的等我寫完,後來的幾個病人都是要求先離開,忽然覺得,在大量病人的前提下,如果沒辦法一邊問診一邊把病歷完成,甚至連 order 都 key 好,病人根本看不完。

幾個病人裡面的診斷老師都不太同意,只有一個 condyloma acuminata 是對的,不過我也沒有太灰心就是,沒天份如果又沒有環境努力培養 sense,以後遇到病人的皮膚病灶,還是會診皮膚科吧!XD

總算結束了

在高長的一個月算是先甘後苦,最後幾天過得顛三倒四,而離開的當天還要立刻趕回台中,隔天馬上去爬玉山,真的是把肝都給操爆了,把該交的作業交給總醫師,行李收拾好 check out 時,真有種「總算結束了」的輕鬆,跟花蓮的那一個月比起來,老實說其實也沒有真的累到哪,但心態上壓力卻大的多,整個月的天氣平均不太好可能也是覺得這個月玩得不那麼盡興的原因之一吧!總之是過完了,該朝拜的長庚也朝拜過了,該騎遍南台灣也騎了不少,夠充實啦!下回外調又是幾個月後了囉~

2007.10.06 (補)

相關連結

高長相關相片

P9024183P9024184P9024185P9024186P9024187P9024188SV308926P9034192P9044193P9044194P9044195P9044197P9044198P9054248P9054249P9074266P9074267P9074292P9074298P9204743P9204744P9204745P9204746P9204748P9204749P9204750P9204751P9204752P9204753P9204754P9254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