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LS 訓練營

我掩飾不住心中的羞愧,不得不承認拿到 ACLS 證書的那個當下,有多麼見不得人,或許因為評鑑,或許因為我只是個 intern,但這樣程度的我居然可以通過理論上應該是嚴格的 ACLS,但病人該怎麼辦?

一天半短暫的訓練

ACLS 訓練營通常都是一天半的課程,在第二天下午舉行認證考試,包括筆試及實地演練 (Megacode),自從離開學校後,幾乎沒什麼機會再坐在教室裡上一整天課,雖然內容重要,而且隔天就要考,但上起來還是挺吃力,頻頻有打瞌睡的傾向。

BLS 的內容之前 UGY 課程已經上過一次,大家也都實地測驗過,對我們來說算是最輕鬆的一個部份,該強調的重點,例如壓胸要快、夠深、完全回復、每分鐘 100 下等等,什麼時候「叫叫 ABC」,什麼時候「叫 ABC 叫」,再加上兩天不斷重複的 primary & secondary ABCD,容易讓人誤以為 ACLS 就只考這麼幾個口訣。

另一個大重點當然是 defibrillator,什麼時候要先電,電多少等等,我真的就這麼天真的認為只會考這些東西,而不太在意隔天才會上,而且是我們先前完全不熟悉的 bradycardia、acute coronary syndrome、stroke 等等內容。

Megacode 結束,還有必要筆試嗎?

第二天的考試分成兩大組進行,一大組先筆試,另一大組先實做,我是屬於先做的一組,而第一個進入的考場是高級氣道。雖然之前還算熟練,不過要一步步的講出接下來要幹嘛其實還是口吃老半天,當助手時也忘了要做 Sellick Maneuver,不過這應該還好。

第二項是 BLS,考官是護理長,人超好三不五時提醒大家下一步驟,不過我的壓胸似乎有些過輕,但我總又怕壓得太重,上次 CPR 後婆婆的 chest wall 整個陷下去的情景,至今我還歷歷在目。

再來就是慘烈的 Megacode,我的 partner 先,遇到一個 PSVT,電完後變 asystole 交給我,我一時頭昏腦脹,什麼流程都想不起,只拼命的說著要持續 CPR,瘋狂亂給 antiarrhysmics,居然連 amiodarone 都出動了。@[email protected] 最後靈感一來才說出要找原因。

老師可能希望再給我一次機會,EKG 變成 sinus bradycardia,看 EKG 大家都會,有症狀的 bradycardia 也是用 TCP 就可,我不曉得哪跟筋不對,居然把 tachycardia 的處理流程搬過來用,說出要 cardioversion 50J,還自以為得意的說要記得 syncronized,後來 partner 打 pass 說要 TCP 時,差點沒一整個臉青掉。後來考官問些什麼話,我已經懶得,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最好是這樣的臨場表現還會過!」邊寫著考卷,這個念頭不斷的出現。硬是寫完考卷後趕緊離開臨床訓練中心,「連 ACLS 這種 basic 技能都考不過想當什麼醫生?!還想當 neurosurgeon 咧!」整個晚上我無法停止這麼想著。

絕不承認自己擁有 ACLS 證書

過了兩個禮拜,教研部通知可以領取 ACLS 證書,我真不敢相信急診部居然能讓像我這麼亂搞的人通過,不論是因為評鑑或是 intern,他們真的是昧著良心,有人說:「應該是你筆試考很高吧!」唉~這不是更悲哀嗎?教出了個只會寫選擇題的醫生!

名義上我是拿到了證書,但實際上我絕對沒有那個程度,就連 intern 該有的都沒有,或許這是老天給我的一個試煉,或許是人生的一個轉捩點,或許讓我更加體認什麼是醫學,自己究竟是不適合當醫生,那麼這次的體驗也許才真正有價值。

2007.04.06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