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臟科見習

晨會

腎臟科晨會非常的不固定,不,應該說所有會議都非常的不固定,雖然每個禮拜總醫師都會更新每週行事曆,但真正按表操課的機率,感覺起來不到一半。晨會只有總醫師、interns和clerks參加,討論的內容也不太一定,總醫師自己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好,我們當然也不知道要聽什麼好,反正就是閒聊閒聊。開會的時間通常也會稍微晚一些,每天都可以悠閒地在員工餐廳吃早餐吃到快八點再上樓,不過養成這樣的習慣,要早起實在有點困難。

跟 Team

自己跟的 team 似乎是內科部總排好的,不過第一天報到時感覺一團混亂,完全沒有人來替我們 orientation,只好自己到病房去翻班表,我跟的是陳進陽醫師,不過他剛好到香港去開腎臟醫學年會了,所以前幾天是賴明育醫師帶班,這兩個老師的風格迥異,陳 V 講話快,甚至有點思考跳躍的感覺,賴 V 斯條慢理,沒有什麼好不好,只是風格問題。

要說運氣好嘛!其實還算不錯,kobo和paichi每天查房時都十分緊張,老師的電力四射,而我則是悠哉悠哉在一旁聽講,點頭稱是即可,不過這兩位醫師似乎都忙,teaching的時間相對就少了許多。

查房的時間幾乎都是在下午,這有個蠻討厭的地方,早上所有的 data 都還沒出來,在病房也不知道要做啥,下午查房的時間不固定,有時候一兩點,有時候四五點,非常的難掌握,好幾次都沒跟到。>_< 我的上面沒有 intern,直接面對的就是 R, 剛好他又很忙,九月開始還得跟兩個 team, 我根本吵都不敢吵他,大部分時間是躲在一旁看病歷,偶爾問一下有關病歷上的問題,後來對病人的狀況比較了解後,空閒時間多了,就會開始偷懶,躲在值班室打混摸魚看閒書,不然就是溜回來宿舍睡覺,其實還蠻罪惡的。

病房

我們 team 的病人主要在 62 病房,所以跟腎臟科的大本營 112 不太熟,62病房沒有醫師室,不過倒有一個值班室,裡頭還擺了兩張舒服的床,除了東西放在裡頭外,還會躲在裡面休息。XD

藥商

每個禮拜會有一次藥品說明會,在中午的時候舉辦,第一個禮拜太早沒事,所以就沒去吃,第二個禮拜特地留下來等,雖然吃到了蠻高級的便當,不過卻讓我整個精神瀕臨崩潰,接下來整天都渾渾噩噩,實在有點得不償失,看來以後還是不要貪圖小利。

洗腎室

通常查房的時候,總會有一兩個病人正在洗腎,所以會繞道過去看看,個人實在不太喜歡洗腎室的感覺,狹窄的空間,排排躺了很多病人,有點像難民營,不過最糟的是裡面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每次進去總是要稍微屏住呼吸。

感想

其實原先在考慮是不是應該把腎臟科的心得分成兩部份寫,因為這兩個禮拜我的心態差太多了,第一個禮拜維持著之前在獨立科的衝勁,到了第二個禮拜整個委靡,什麼事都不想做,卻又不想逃離醫院,卡在中間不上不下很難過。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難道是因為已經對醫院產生倦怠感了嗎?還蠻不希望如此的。腎臟科的共筆數量不多,又有兩個禮拜的時間,感覺實在太充裕了,反而讓自己變得怠惰,每天回宿舍後總是無所事事,剛好最近圓夢也出現問題,倒是把時間都花費在電腦上了,甚至一直到今天,都已經是下個科別的前一天了,還是如此,有種不妙的預感。

內科醫師的生活全部圍繞在病房,早上出現,看看病人,調整 medication,下午看早上的抽血報告、影像學報告,然後再努力的想出一個可以解釋所有現象的疾病,只不過事情總是沒那麼簡單,這禮拜就遇到好幾個是一直都找不出原因的病人,在這種不是非常明確的狀況下讓我一開始感到非常困惑,不過,這應該就是內科醫師的生活吧!

雖然自己還是不排斥走內科,但是如果跟之前的幾個獨立科相比,興趣似乎真的有少了一些。

2006.09.10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