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Category

Intern

Mini-CEX – 偽標準病人的逆襲

今天的 UGY 課程是 mini-CEX—一種評估醫師臨床技能的小型測試。上個禮拜就知道有今天這樣的活動,也沒什麼好特別準備的,就跟平常接病人一樣,隨機應變就是。

這種測試其實蠻耗時費工,老師們必須一組一組的看和聽,我們只花了短短的三十分鐘,他們得聽同樣的教案八九次,實在辛苦。 Keep Reading

PHEMA – 小朋友的軟骨

小兒科的 course 在某程度上是可以自行選擇的,不過因為上個月外調,沒有參加到協調會,所以再 run 一次 clerk 時期就去過的小兒 HEMA。

小兒 HEMA 的病人數很多,也多是來打化藥的,偶爾會有一兩個 leukemia fresh case,另外稍再常見一些的則是 ITP,半個月裡遇到了三個。我的前一批 intern 有兩位,平均起來 loading 跟其他 team 差不多,但這半月只有我一個,連住院醫師的其中一位(原本有兩位)也跑去結婚,只剩下一個,有種工作量瞬間爆增的感覺,不過幾天後慢慢習慣,也就還好了。 Keep Reading

PCV – 心臟四部曲之三

小兒心臟是這一個半月來 run 起來感覺最好的一科,平常沒什麼 loading,VS 很 teaching,再加上在 run 過 CV + CCU 之後,對心臟學稍微有點概念,不管是討論疾病,或是跟導管、看超音波也比較容易上手,而只要看得懂,知道 VS 在想什麼、在做什麼,就會覺得有趣了。

PCV 的住院病人相當少,頂多在導管的前一天會一次進來幾個,而且做完最多隔天大概就讓他們回去了,平時沒什麼住院病人要 care,聽說之前有 intern 反應沒病人學不到東西,所以傅主任就怒了,總醫師也開始要求 intern 去跟 PCV 的門診。 Keep Reading

高長皮膚 – 裝死的 Clerk

當初會選高長的皮膚科,第一當然是要多利用外調機會 run 小科,第二是一直覺得他們很有名,不知道曾經在哪個新聞裡看到他們發表了神秘的 paper 在國際知名期刊上,(不過事後去看了他們的網頁似乎沒找到!),再來又聽說他們收住院醫師,博士學歷似乎為主要條件,(目前好像還是),便想來看看這個充滿研究氣氛的地方,於是便來了。

純 Clerk 卻頗累

Intern 在這裡可以說完全沒有 function,每天早上跟門診,每天下午則待在治療室裡看學長姐幫病人做治療,常見的有拆線、換藥、液態氮冷凍治療、刮皮屑做 KOH, Tzanck smear, skin excisional biopsy 等等,至於美容用途的雷射,算是不那麼常見,但偶爾也會有幾個。 Keep Reading

高長 ENT – 沒有歸屬感

長庚系統算是國內另一大醫療系統,不來朝聖一下對不起自己,但又不想到林口去,所以選擇高雄長庚,能夠順便把高屏地區玩一玩才是重點啊!因為有點不知選哪個獨立科,所以 clerk 時 run 過的 ENT 又重 run 一次啦~

這裡一個禮拜換一次 team,分科不像北榮那麼明確,所以也搞不清楚自己跟的究竟是哪科。 Keep Reading

CCU – An Aggressive Intern

接續 AIR 的是 CCU,當初沒參考學長的說明,既選了 CV 又選了 CCU,就課程而言有那麼點 overlap,但換個角度想其實剛好可以看到一個做 cath 病人做之前和之後的狀態,也是另一種完滿,所以當初雖然有個可以調 course 的機會,就隨它去了。 Keep Reading

AIR – 震撼莒光日

莒光日一直是 AIR 的重點項目,即使近幾年來主持人換成了較和藹可親的陳主任,但從總醫師以下,還是都戰戰兢兢的準備著,我們這梯算是苦命,剛換科的第二天就得面臨這壓力,也讓我不得不在換科的前一天晚上就先到 station 去翻病歷,準備投影片。

華而不實的投影片

其實從前一陣子高橋流興起一股風潮後,我也開始試著把投影片做的更生動,讓播報更流暢,而之前在北榮見習階段,也有不少機會上台 present,也形成了自己的 style-黑底白字、大字型。而隨著一次一次的 presentation,對於 OpenOffice.org Impress 也越來越熟悉,開始嘗試一些不同的播放效果,也一點一點的加進這次的 presentation 做實驗。 Keep Reading

HEMA – 對 Critical 沒 Sense!?

隨著換科的次數增加,對於換科症候群也逐漸適應,即使整個科只有我一個 intern,即使學姐一開始都不理我,我好像也過得還好,大不了就是自己翻 chart 看病人了,不過學姐不理我倒也讓我苦悶了幾天就是,幸好情形慢慢就改善了。

Bone Marrow Biopsy

學長姐說:「到 HEMA 來一定要做做 bone marrow biopsy 才值回票價。」不過我倒沒有太積極的去爭取,甚至第一次看總醫師做也是 run 了兩三天後,反正做不做得到,一切都是命啊! Keep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