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 震撼莒光日

莒光日一直是 AIR 的重點項目,即使近幾年來主持人換成了較和藹可親的陳主任,但從總醫師以下,還是都戰戰兢兢的準備著,我們這梯算是苦命,剛換科的第二天就得面臨這壓力,也讓我不得不在換科的前一天晚上就先到 station 去翻病歷,準備投影片。

華而不實的投影片

其實從前一陣子高橋流興起一股風潮後,我也開始試著把投影片做的更生動,讓播報更流暢,而之前在北榮見習階段,也有不少機會上台 present,也形成了自己的 style-黑底白字、大字型。而隨著一次一次的 presentation,對於 OpenOffice.org Impress 也越來越熟悉,開始嘗試一些不同的播放效果,也一點一點的加進這次的 presentation 做實驗。

由於跟 team 的關係,我苦命的連續兩週都要報,第一次因為剛換科時間趕,第二次則是 case 挑得慢時間趕,好不容易釐清了病人的 history,排列好時間順序後,剩下的就是花時間把何時該在哪出現的圖片排好,這也是最費工夫的部份。總之兩次我都為了這個搞了很久,甚至連病人的 history 都有點混亂,有點本末倒置的感覺。

Present 前,心裡十分緊張,害怕自己對 history 或是處理病人的 thinking process 不熟而被慘電,不過大家的焦點似乎成功的被飛來飛去的圖片給轉移,砲聲不甚猛烈。其實自己知道,準備的不夠完備,很多原先計畫要說的全給落掉,變成有點太過簡化問題,但在不想照投影片宣科的前提下,似乎只能花更多時間,更早開始 rehearsal 才行。

另外,不知什麼緣故,之前 present 似乎沒那麼緊張過,聽著前一組報時也無法專心,心臟乒乓踩,可能是對自己的準備沒有信心吧!

為什麼要教你?!

現在跟到的 team,查房是出名的快速,不若其他 team,可能會從早上查到中午之類的,不過快速的原因,很大部份是因為 VS 沒多說些什麼,service only。

有人跟我說:「跟到這個 team,可能 teaching 會少一些,你就多忍耐。」我無奈的回答:「沒關係,書本來就要自己念才有用,反正一切都是命。」但是每週一次的莒光日實在壓得我喘不過氣,把原先自主學習的動力都給耗損了,抓到時間只想補眠。

其實我也沒有很怨歎,(沒怨歎還寫這麼多。XD)每個人的觀念不同,人家不願意教也不能強求什麼,因為會遇到什麼樣的長官,什麼樣的 case,真的就像命中注定,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醫生,也就是這樣,不需強求,只能說,當人家願意跟你說些什麼的時候,還是好好把握,所以說,一切就從每個禮拜四的 UGY 課程開始吧!XD

Renal Biopsy

剛到的第二天,有一個 SLE 病人從北榮過來「朝聖」,雖然她十幾年前做過 renal biopsy,也確定有 GN,但為了確認病情進展程度,藍副還是指示重作一次 biopsy,因為一些課程還有雜事的擠壓,沒問到 history 前就被 Nephro 總醫師叫去幫忙 biopsy,一整個感嘆效率的好。

Renal biopsy 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 suffering,會這麼想多少可能受了之前放 chest tube 的影響,另外,病人的 easy 讓我不禁懷疑起當初 PBL 時為什麼一直強調 renal biopsy 的危險和 indication。

By the way,Nephro 總醫師看起來蠻正的,可是講起話來卻那麼的鄉土,喔不,是有親切感啊~XD

Nailbed Capillary 中流竄的 RBC

AIR 有兩個共同的教學時間,一是每個月一次的 ANA 簡介,另一個就是總醫師帶領的 nailbed capillary 觀察,全部的人都帶到 AIR 實驗室去,把手放在一台類似解剖顯微鏡的高檔貨下檢查。

話說人體唯二可見的微血管,其一是眼底,另外就是甲床的微血管了。因為放大倍率的關係,手指放在台子上還蠻容易抖的,不過仔細看真的可以看到像以前生物實驗觀察吳郭魚鰭的微血管一樣,看到一顆顆透明的血球快速的在血管裡流竄,非常生動可愛。

因為想拍照留念,所以留到最後,不好意思耽誤到總醫師的時間,不過也因此跟總醫師聊到關於攝影的話題,沒想到總醫師原來是個攝影高手,這也算是額外的收穫吧!

沒 Knowledge 只有被羞辱的份

話說先前提到的莒光日,焦點被華麗的投影片轉移了,主任還頗和顏悅色,不過教學門診可沒這麼好過了。這個月的教學門診都是由據說專門看過敏的主任來上,(結果病人半個看過敏的也沒有。XD)我因為查房速度快,所以總是第一個到場,也就會變成第一個被叫去問病人 history 的。

第一個禮拜問的是 sicca syndrome 的病人,因為病房裡剛好有一個主任病人是 Sjögren’s syndrome,而我問得有點零零落落,主任便虧了我一番:「你們自己 team 病人的病你也搞不熟啊!問得這麼沒系統。」

第二個禮拜是一個蠻典型的 ankylosing spondylitis,問完 history 後,主任說:「你要做什麼 PE 呢?」我想了想只能簡單做做之前總醫師教的幾項關節活動度檢查,主任又說話了,口氣不甚妙:「你來多久了?」「半年多一點。」「怎麼半年多了還什麼都不會,你們在病房究竟在學些什麼?!」

唉~身為馬 intern 的我只好低頭假裝懺悔,心裡偷偷 OS:「病房哪來的 AS 病人可以學的?!」不過沒 knowledge 就是自己的錯,被羞辱也沒什麼好埋怨的。

AIR 是中榮內科顯學

在天時地利人和的發展條件下,在中榮 AIR 真的是大科,有人說來中榮沒 run 到 AIR 就不算來過中榮了,在這裡半個月,感覺跟其他內科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主要的壓力源還是每週一次的莒光日吧!它就這麼無情的消磨掉我不少念書的動力,要說學到什麼嘛?我也搞不懂,對 OOo Impress 熟練度的增進可能大於 knowledge 的充實吧!SLE 的 diagnostic criteria 還是背不出來就是了。不過這也是自己選的。如果要我再來一次,我可能會祈禱不要那麼多次莒光日,然後多花一點時間把該念得書念一念吧!

2007.09.12 (補)

投影片

這兩份投影片都是用 OpenOffice.org Impress 2.2 製作,以 Creative Commons 2.0 BY-NC-ND Taiwan 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