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

國樂營第五天 – 報應

早上先去吃了份悠閒的早餐,再到捷運站和林峰正會合。我們才剛出新埔站沒多久,就看到遠方開來一輛掛著金光明寺的接駁車,沒想到我們才一上車,後面來了兩個中年婦女,一直說他們有多趕,還有多少人要搭,還說我們表演又不趕之類的,我覺得我們好像有插隊的嫌疑,不過看林峰正不理他我也只好坐著不動。

國樂營第四天 – 週期

昨天師父邀請我們早上一起去參加他們的早課,我心想既然沒去過便決定參加看看,原本昀毅也打算過去的,不過可能前一晚太晚睡了,起不來,而我,莫名奇妙的在早上六點就聽到寺方敲木板的聲音而醒過來了,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原本要自己一個人過去還有點怕怕的,幸好朱也打算過去,便兩個人一同來到大雄寶殿門口。

國樂營第二天 – 歷史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有點晚,結果抵達早操會場時稍微遲了,真是糟糕啊!早操是由鐵人學弟帶的,很有他個人的風格。 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加緊練習巴哈無伴奏,一整年下來都沒什麼進度實在很糟,希望自己可以督促自己完成一首曲子,最後一天的成果展可以表演。

國樂營第一天 – 衰事連連

其實一直到這學期末的社員大會前我一直覺得今年不會去國樂營, 可能是學期中的倦怠期還沒過吧~ 不過一直到學期末所有考試都快要結束時, 那時也報名了台大巡迴, 忽然覺得其實去國樂營也不錯, 聽說他們團練只有兩把胡琴… @_@ 早上先去做了吃檳榔的實驗後, 又意外的跟葆如一起吃了中餐, 才回宿舍收拾行李, 不過才剛回到宿舍就看見門上被貼了「尚未遷出」的字條, 而且期限竟然是06/30, 也就是今天!! 當下馬上荒到跑下去舍長室辦理, 不過感覺那些宿舍幹部好像也搞不太清楚狀況, 我是要遷出加遷入, 搞了老半天只幫我辦遷入是怎樣??

國樂營 – 累呼呼

睡了一覺起來, 雖然腳還是很酸, 但精神比較好, 頭腦也不像昨天那般混沌,有點半故意的小賴了一會兒床, 到地下社辦時也稍微遲到了. 今天的主要工作只剩攝影, 和拍照, 再加上最後的早餐. 到了社辦後便準備起腳架攝影機, 不過會場佈置並沒有預先排演, 似乎沒辦法相當快速緊湊的完成. 正式攝影前有一段彩排的時間, 我便東調整一下, 西調整一下, 收收地上, 環境的雜物, 也順便叮嚀大家的服裝儀容, 儼然像個媽媽桑, 不過我是希望能夠正式點, 或許這次的錄影會成為永遠的紀念.

國樂營 – 大爆炸

第三天總算是大爆炸的一天, 從早上九點多開始, 就沒多少時間待在營隊裡,出去印結業證書, 護貝, 取消餐盒, 訂午餐, 加油….在外頭風吹雨淋的時候, 總是心想我究竟是來參加營隊還是做苦力的? 不過早上到早餐店去跟他們談少了一份早餐的事, 倒也算是奇遇一件, 雖然我覺得老闆並不是很相信我說的話, 不過還是多送了我好幾個三明治, 害我都不好意思起來, 好像是我應是去跟他們討回什麼似的.

國樂營 – 兵荒馬亂

早上要起床時真的很痛苦, 頭暈眼花, 原本快要好了的感冒症狀再度出現. 整理一下行李, 趕緊上五樓去找昀毅, 討論了一下, 最後決定採用最糟狀態. 天氣不怎麼好, 飄著毛毛細雨, 在機車後座的我想著: 這似乎是我第一次讓電腦淋雨. 雖然有點心痛, 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