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南三村山地醫療

新美衛生室,破舊的還蠻有感覺的

從這個月的月初,家醫科的總醫師學長便跟我確認了阿里山的行程,而我也一直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比一般門診早的出發時間,共有住院醫師、護士、書記、司機,再加上我五個人(其實還有另一位護士,不過是順路),在醫院門口搭著山地醫療專用救護車出發了,頓時有種「我現在要出征」的壯烈感湧上心頭,不過持續不了多久,就被湧上喉頭的 nausea 感給掩蓋了。XD(用陽明校車司機的速度開兩小時山路能不 nausea 嗎?難怪學長問我要不要暈車藥。@[email protected]

茶山村衛生室的招牌,新蓋的建築,蠻高級的

沿途經過觸口、龍美、山美,喔喔~這條路都快要熟到不能再熟了,最近四天內來了三次,不過轉過往達娜伊谷的叉路後,又是一番新的風景。

救護車直直的往前開到茶山,看起來其實不那麼荒涼的一個部落,不時會有砂石車怒吼著通過村內,司機先生說我幸運,來到一個伙食最好的地方,而來看病操著閩南語的老先生老太太讓我更加確認,其實這裡比較像平地和山地交界、較繁榮的村落,當下怎麼有點失落起來。^^a

學長說,病人要晚一些才會過來,要我先到附近走走逛逛,我自然義無反顧的拿著相機就往外衝,能夠來一個這輩子說不定都不會再來的地方,(雖然隔兩天後我又來了 ^^a),不好好走走實在可惜。

茶山的市區大概呈現 Y 字形,一條是我們來的、往達娜伊谷的方向,另外兩條分別是往嘉義大埔、高雄那瑪夏鄉(原稱三民鄉),這裡離大埔不算遠,也難怪會有這麼多福佬人居住了。

三個 penis 木雕

不過這裡也有一些原住民的元素在裡面,例如鄒族人的涼亭文化,許多原住民的木雕創作,(對性器官的崇拜也是文化之一嗎?),戶外旅遊的興盛也讓這裡的民宿充斥,只差不到像司馬庫斯那樣家家戶戶皆民宿的程度而已。XD 這點跟我原先想像中的山地醫療也差蠻多的。

話說逛了一圈回到衛生室時,學長已經開始看病人了,趕緊放好相機,跟著學長看了兩個病人後,就沒病人了。XD 難怪學長會說山地醫療都是賠本經營啊!

還可以孵蛋?!

在吃午飯前我又到其他地方晃晃,逛了茶山國小,也把衛生室逛了一圈,才了解原來這裡平時會有公衛護士駐守,(還可以順便在裡面養雞孵蛋,一旁菜圃裡種菜澆花,真是自給自足啊!^^a),而嘉義兩大醫院(嘉基、聖馬爾定)只是定期支援,借個診療室、小藥局用用。

午餐果然還算豐盛,不過附的飲料味道怪怪的就是。

茶山衛生室旁花圃裡的小花和光影

原以為山地醫療只有半日行程,(爽 intern 後遺症?),才知道下午要轉戰另一個部落 — 新美衛生室。從茶山到新美就近多了,司機慢慢開也只花了三十分鐘左右,時間還早,大家可以慢慢的 setting,R 學長也可以偷空在診療室小憩片刻,原本想趁著中午時間也是到處晃晃看看,沒想到天空卻飄起小雨來,山區的天氣真是陰晴莫測啊!

新美就是個很典型的原住民村落,沒有太多旅遊的元素在裡頭,最近逐漸復興的母語文化教學融入在日常生活中,街道上、校園裡都可看見母語的教學和部落圖騰的畫面。

家庭計劃的保險套也是在衛生所裡購買

可能較為偏遠,來看病的民眾多了些,聽到山地醫療護士用熟練的鄒族語向原住民老婆婆衛教(應該是在衛教吧?)時,心裡真有種感動,這跟在大醫院裡看著絡繹不絕的病患、制式化的應對模式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這就是家庭醫學所主張的一種回歸基層醫療的面貌之一吧!

回到嘉基差不多是平常下班的五點半左右,在車上顛簸四個多小時下來,也是蠻消耗體力的,不得不欽佩起山地醫療小組的護士和司機,每天都這麼重複著上山下山的勞頓,(六日也有山地醫療哦!),得知醫療領域有這些同仁的努力奮鬥,相對於好逸惡勞的自己,慚愧之餘,更該努力才是。(不然到時候怎麼幫非洲、南美洲的小朋友洗澡咧~XD)(讓我抽中吧!)

2008.05.10 (補)

今日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