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S – 便便光波

小兒外結束的有點突然,跟老邁交完十幾個病人後,從原本輕鬆的科別換到這,心裡反倒有些不捨了起來,幸好這次的換科症候群不是太嚴重。

搞不清病人狀況

有點忘了上次遇到這麼多病人是什麼時候了,只記得之前 GS 跟吳主任時大概也是這個量,那時才當第二的月的 intern,雖然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自己的標準也不高,反正只要想辦法寫完 note,上刀認真看,也就好了。不過今年都已經是第二年了,還這樣搞不清楚狀況,實在有點糟。

老實說外科病人病情應該相對簡單才對,但似乎也因為如此,我反而沒辦法記起他們有什麼特色,說不定是我不知道有哪些是特色就是。每個人要記 tumor 在哪、什麼時候開的刀、開什麼、現在是術後第幾天、放屁了沒、吃得怎樣、小便怎樣、傷口怎樣、drain 的量怎樣、拔了沒、有沒有 PCA …看完一兩個病人還記得起來,病人量一多就吃屎了(雙關!?XD)

或許我沒有太投入,NSP、住院醫師學長都很熟練,好像也沒什麼我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跟病人的熟悉度也僅限於每天一到二次的查房,不熟似乎也是應該的。不過這個現象倒讓我擔心起自己未來怎麼能夠當個好的住院醫師,在上刀結束後,還有新病人要接,看來真的是苦悶的生活,這種刀房病房兩頭燒的情形,似乎不是那麼好 handle。

長期換藥

有個 terminal stage 的病人,家屬還是很積極的想延續他的壽命,大家似乎對此都有些不以為然,臨床經驗未深的我似乎可以體會家屬那種人意志還清醒,不想放手的感覺。他的腎臟幾乎不行了,靠著洗腎和 PCN 出來的一點點尿液維持,但不幸的是 PCN 處發生感染,做了 fasciotomy 後開了一個大大的傷口,於是本 team 的 intern 就要長期換這個傷口。

前幾天傷口上蓋了一層壞死的 tissue,跟學長一起 debride 後,其實下面還是有 granulation tissue 在慢慢長,但病人換藥時的疼痛,讓人其實有點不捨,尤其後來傷口開始變綠,用上醋酸之後,好像更敏感了。為了更徹底的清傷口,我開始用止痛,試過 morphine,效果不好,後來試著在傷口上撒 Xylocaine,似乎有點效,但耗時費力,而且效果差異很大,為了不增加後來的 intern 的麻煩,最後幾天也停掉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快速的換藥,雖然有些小地方好像沒辦法清得像原先想像的乾淨,但傷口的情形似乎也沒有因此而惡化,granulation tissue 還是緩緩自顧自的長著,好像真的有越來越好的趨勢。

真所謂長痛不如短痛。

話說幸好我跟的是主任 team,雖然 note 比起阿彬哥 team 也不遑多讓,但就換藥的數量、週六日不一定要跟查房這兩點來說,實在是幸福太多了。

有人真的比較旺?

除了一個多月前的 PS 遇過急診刀,這幾次值班大部分都沒什麼事,頂多做做 EKG、換換 tid 的藥,這次的幾班裡,倒是遇到一台急診刀,本以為是 diverticulitis 破出來,不過開進去是 appendicitis,很久沒看到急診刀的我,其實也是有點興奮。

不過重點不是急診刀,重點是我每次幾乎都跟同一個 R 值班,他在 run PGY course 但據說臨床經驗應該是蠻豐富了。每次跟他一起值,好像都會特別忙,不然就是特別不順,搞不清楚究竟是我旺還是他旺。急診刀那次還要接連著換藥、EKG 不說,另外每次幾乎半夜都會被叫起來補 order、不然就是 punc gas,有一次有一堆 EKG 等著做時,機器還秀逗,借了 92 的高級機器也不順,換了個病房,吸球還會消失不見,真不知道那天招惹了 EKG 哪一點?!

以前我不太相信什麼旺不旺的問題,不過當我知道最後一班可以不用跟該位住院醫師一起值時,真是喘了口大氣,而當天的確也是風平浪靜。XD

Chemo-port

這半月跟的學長已經是 R4,病房處理很快,雖然上刀似乎常被嫌東嫌西,不過從平常的交談來看,他的 knowledge 其實頗為堅強。他對學弟妹也很好,人很友善,剛去的前幾天還幫我和 clerk 學弟 orientation,在外科很少遇到這麼好的學長了。

他知道我想走外科後,先帶我去看了一台 chemo-port 的手術,之後便找了個機會要讓我放。

這是我第一次拿手術刀在病人的皮膚上操作,也是我第一次拿電燒燒開 subcutaneous tissue、止血,動作雖然不熟練,但看起來似乎沒有想像中的慌張,不過不幸的是,我燒得有點過頭,胸大肌上的 fascia 不小心被我燒穿了一個洞。

中榮的 chemoport 有點像在打 subclavian CVP,先 punc 進 vein 後,送 guide wire、dissection,tract 建立好後,才在旁邊做一個放 port 的 pocket。雖然我沒打過 subclavian vein,但病人瘦瘦的,landmark 也清楚,一針就上也算幸運。Device 的設計蠻特別的,dissector 可以剝成兩半分離,不過沒有想像中的好剝就是。

後來固定 port 雖然不是我做的,不過能夠有第一次握手術刀的經驗,真的很不錯,感謝學長肯帶。

順道一提,主任真是我遇過最願意 teaching 的主任了,每天早上的 meeting, 報 journal,都可以聽到主任的 comment,而且會引用台灣自己的資料,感覺相當不錯,希望以後我如果能當到主任級,也能保有這樣的風範。

便便光波

原本對 CRS 有股成見,有種莫名的恐懼,以為刀房裡會充滿便便味,甚至會被噴得滿臉,(但是聽說阿彬哥以前被噴過?!),不過兩個禮拜在刀房看下來,除了一台無痛大腸鏡好像因為 prepare 得不夠有漏了點便便出來外,(其實也沒想像中的噁心),其他的手術都相對還算乾淨。

目前自覺能力有點不夠,大概是走外科最大的挑戰了吧!

2008.02.08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