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ES – 眾人皆醉我獨-罪

傳說中有做不完的 procedure,又有 bed sore 可以長的麻醉科我來了,不過兩個禮拜下來,procedure 沒做到多少,bed sore 倒也沒長,反而是腿瘸了。T_T 除了肉體上的折磨外,在麻醉科的生活其實還蠻愜意的。

Clerk = Intern ?!

第一天早上 orientation 時,有兩個中山的 clerk 跟我們一起,總醫師開門見山的就說:「我們這裡對 intern 和 clerk 是一視同仁的。不會因為你們是 clerk 就不放 endo 或 CVP。」兩個 clerk 學弟(什麼!為什麼都是學弟!)面露暗自偷笑的詭異表情,一副雀躍欲試的樣子,看得我心底直冒冷汗。

後來總醫師帶著大家逛逛,因為時間有點晚,第一輪已經上得差不多了,難得抓到的一個機會就讓給 clerk 了,第一天就啥 procedure 也沒做到就結束了。

話說對 clerk 一視同仁好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據說以前也有人反應,給 clerk 太多機會,intern 的機會被剝奪了大半,後來我盡量避開其他人,往沒人的房間移動,沒跟他們有太多相遇機會,不過看起來他們的確也是練習了一些。

大家公平其實也有點好處,每個禮拜有一次是 intern/clerk book reading 的時間,一次報一個 chapter,因為他們的關係,我們兩個 intern 只要合報一章就好,真是輕鬆寫意啊!

自己的北榮經驗來看待他們當然不公平,但說句真的,clerk 還是 clerk 一點好,沒有 ON 過 NG, Foley,沒上過 ACLS 就要直接把 endo 插到病人喉嚨裡,會不會太快了些?報告的話,他們報的還算不錯,超乎我預期,不過有機會的話,clerk 時期多練習報告還蠻好的。

Procedure 沒有想像中的多

並沒有太多人先 run 過麻醉科,根據毛毛的經驗,要達到大三元(我自己取的名字,endo, CVP, A-line 皆高於十支是也。XD)雖不很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不過可能我本身太消極,也不敢去挑戰比較敢放的康師傅,結果連 endo 也不超過十支,CVP 更只有兩支,比在 ICU 打得還少。A-line 比較晚才開始 try,數量也少。看來自己可能真的不夠積極。

會這麼不積極也不是沒原因,麻醉科給人的印象就是專門去練 procedure 的,感覺其實不怎麼好,但科別氣氛使然,我們想改變也使不上力,每天都像個遊魂,在各個房間門口晃啊晃,看看有沒有什麼 procedure 可以做,沒有就閃,做完也閃,不只我們,其他 VS、總醫師、麻姐們感覺應該也不佳吧!如果可以分配由固定的 VS 或總醫師帶著大家,不論是上麻藥、on endo,處理血壓等等之類問題就一起去,這種不好的感覺可能會改善點,但這又卡到 VS 排班還有工作分配的問題,總之,目前還是得像隻 dog 般,四處乞討。

終於打上第一支 IV

開始比較敢跟人要 procedure 後,我先從 A-line 開始 try,有了之前在 CCU 失敗的經驗NEJM 教學錄影帶的啟發,擺好姿勢後,我居然第一針就打上了,連一旁的 VS 也有點驚訝,不過不知為什麼,這並沒有讓我特別雀躍,令我雀躍的反而是之後打上的 IV。

其實 IV 我是試了第二次才上的,第一個病人要打 16 gauge 的粗 IV,護士姊姊空出了手腕處最好打的位置給我,看了粗細、摸了彈性,又有打上 A-line 的感覺,本以為不會太困難,不過血管就這麼硬生生被我戳穿了,血流的滿手,更是招來一陣責罵:「怎麼連這麼大條的血管都打不上。」

可能臉皮給罵厚了,休息一下,換個房間,面對不同的護士,我還是再要了一支來打,這次稍微細一點,不過也有 18 gauge,這次我更小心的觀察回血,更小心的推軟針,總算打上了!從開始做 procedure 以來,除了在模型上練習外,第一次打上 IV。

一個看似最基本的 procedure 我卻是最慢成功,這不也有點「不會走就想飛」的狂傲?

涼啊涼

麻醉科除了早上 meeting 時間特別早之外,每天的生活都非常悠閒,早一點十點閃,晚一點通常不會拖超過中午,好幾次還可以邀邀在交誼廳聚集的大家,幫大家買個麥當勞之類的東西當午餐。XD 下午如果又回去刀房的話,第一是刀已經不多,第二是據說會被念「不要破壞麻醉科的生活品質」。=.=

回想起三月在核醫科的生活,那時也頗輕鬆寫意,閒書看了不少,也出去玩了不少,這兩個禮拜倒沒看多少書,總是在看相機,找地方出去拍照,呼~接下來要迎接外科三連 run 了,好日子看來是沒得過囉!

2007.12.15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