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EMA – 小朋友的軟骨

小兒科的 course 在某程度上是可以自行選擇的,不過因為上個月外調,沒有參加到協調會,所以再 run 一次 clerk 時期就去過的小兒 HEMA。

小兒 HEMA 的病人數很多,也多是來打化藥的,偶爾會有一兩個 leukemia fresh case,另外稍再常見一些的則是 ITP,半個月裡遇到了三個。我的前一批 intern 有兩位,平均起來 loading 跟其他 team 差不多,但這半月只有我一個,連住院醫師的其中一位(原本有兩位)也跑去結婚,只剩下一個,有種工作量瞬間爆增的感覺,不過幾天後慢慢習慣,也就還好了。

還記得之前對小兒印象超好就是在北榮的時候,那時從 VS 以下,除了 intern, clerk 之外,全都是女生,(女生跟男生的特質還是不同),而且都是那種很愛、也很會跟小朋友玩的女生,每天查房時都徜徉在跟小朋友玩樂的親切歡笑聲中,給人無比的勇氣。XD 不過這裡,從主任以下,包含 intern, clerk, 全都是男生,(我要正 clerk 啊啊啊~),而且比較不會跟小朋友玩樂,有時在相對嚴肅的查房過程中,還蠻懷念過去的感覺。

Clerk 時期對 procedure 沒有太大的感覺,但從 intern 開始,罩子會放得比較亮,聽到 procedure 耳朵會豎起來,手也癢了起來,那時雖然知道有 bone marrow, IT 之類的東西,但從沒實地看人操作,在這裡,我們倒是有不少機會。住院醫師是個很好的學長,幾次談話下來給我的感覺,他是個以帶 intern 做 procedure 為己任的學長,才剛 run 的第二天,他就讓我做 bone marrow aspiration 了。

先前在成人 HEMA 做過 biopsy 和 aspiration,對器械還有整個流程算是有些熟悉,正式操作時,心裡倒不怎麼緊張。雖然教科書上說應該盡量從 post. iliac crest 下針,但為了方便,小朋友幾乎都從 ant. iliac crest 開工,算是特色之一。小朋友的骨頭比較軟,也不那麼脆,鑽進去時不像大人還會「乖乖乖」的叫,也不太需要很大的力氣。把檢體從 aspiration 針抽出來時,心裡有點緊張,不知道會不會沒扎到,幸好 smear 一拉,漂亮的 unit 馬上聚集起來,還好還好。

不過 IT 學長就不太願意放了。某一天查房 VS 特地跟學長說:「帶 intern 學弟做一下 IT 吧!」雖然不會主動爭取,但有機會做我當然也不想放,好不容易把小朋友準備好,sedation 後,準備去洗手時,學長忽然說:「你來摸摸看位置就好。」然後自己就把它做掉了,而我變成在一旁幫忙固定小蝦米,唔~雖然他們很忙,但計畫臨時生變,起碼也先說一聲嘛!

Hema 的 note 很多,從 10 到 17, 18 個不等,學長們很忙,我也只好默默的一本寫過一本,一開始很不熟練,也沒人跟我說 note 該怎麼寫,如果那天又上了很多課,只好乖乖的回去加班寫完它,後來慢慢習慣了,越寫越快,甚至還可以在中午就完工,下午還可以偷溜出去玩。XD

中榮小兒對 intern 的要求其實不多,雖然 HEMA team 要寫的 note 稍微多一些,但整體來說還算是輕鬆啦~

2007.12.07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