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靈王朝 – 搖滾夢?

閃靈王朝的圖像

這樣的書似乎本來就可以快速的翻閱,同樣是四月買的書,直到昨天才第一次打開它,而今天就看完了。當初會買下它的原因沒有第二,就只是因為閃靈。

高一初接觸

從小接觸的是古典音樂,到後來的國樂,中間穿插著一些流行音樂,喜歡唱歌,也都是唱抒情歌,高一時自以為是的還去參加歌唱比賽,雖然音域不廣,但對那時自己的音色還頗為滿意。(自己滿意就好。XD)

不知是到了背叛的年紀還是當時氛圍造成,經由同學介紹聽了閃靈的第一張專輯「祖靈之流」,記得第一次在宿舍裡聽到時,一整個無法接受。「這是什麼鬼吼鬼叫啊!」「這樣唱下去聲音不會壞嗎?」擱了一陣子,沒想到慢慢的覺得那種強烈的節奏感,重複出現的旋律,(當時不知道那是搖滾樂的基本元素-riff),還蠻喜歡這種感覺的,而自從小時候聽歌劇起,雖然不懂歌詞,也懶得看歌詞,聽久了總喜歡跟著哼哼唱唱,而慢慢的我居然也跟著閃靈哼哼唱唱了起來。

結果,唱得沒感覺,自己的聲音似乎也受到影響,而當初自以為純淨的聲音也只能留存記憶中。

高三再溫習

高二又專心回到國樂上,雖然偶爾心情不佳,或某些特殊場合,可能把閃靈的 CD 拿出來溫習,但機會是少之又少了,直到高二的暑假,參加了改變我一生的醫學營,認識了一個愛飆車又愛聽搖滾樂的小曜,才比較常回去聽以前這些東西。

高三大家玩樂團的風氣更盛,班上就有幾個彈電吉他、Bass、打鼓的同學,而我只能抱著木吉他,用理性安慰自己那是大學的事。僥倖推甄上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到樂器行去挑了一把藍色的電吉他。

那時候大家也都準備著聯考,自己還處於爬音階的階段,當然沒辦法組什麼團來發揮,而那時我最喜歡的團也不是閃靈,而是四分衛,(其實現在還是啦!),後來組團的夢就延到大學裡了。

大一意外拜 Jesse 為師

「幹細胞」是我的第一個團,五個同班同學一起組成,其實真的是非常難得的事,它的運作雖然不怎麼順遂,前前後後持續一年就瓦解了,但卻是我大一生活的最佳註腳,可惜的是,當初是以 copy 流行歌為主的芭樂團,完全沒有一點自己的作品留下來。

為了讓自己的功力提昇,有一天能夠演出閃靈的「母島解體、登基」,我上了幾個 BBS 站、討論區,想要問問有沒有什麼訣竅,沒想到倒是 Jesse 首先跟我搭訕,知道了他的背景,又有在樂器行開班授課,當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算每次上課要搭五十分鐘的捷運,轉三次車,我也要去找他上課。

書裡有提到他如何受到閃靈的青睞,也提到他威鎮挪威的事蹟,這些我完全都能體會,每次去上課都是以看他表演速彈為樂,信手拈來的華麗樂段,說不定以前的王宮貴爵看貝多芬即興演奏時,也是這樣的讚嘆。

不過可惜的是因為經濟問題,加上樂團解散,後來也就沒再繼續學習了。

重溫舊夢

前一陣子看到這本還算不錯的紀錄時,就決定買回來收藏,雖然我號稱是閃靈的樂迷,他們的 CD 除了「祖靈之流」絕版買不到之外,其他都有,但其實他們的歷史,中間經歷哪些波折我一概不知,看完只覺得佩服,明明他們面對的是重重阻礙,但他們的確是堅持到了今天。

他們的生活可能充滿了煙、酒、髒話,和我現在的生活型態格格不入,但他們擇善固執的態度還是值得我學習。以前我聽他們的音樂,真的就是聽「音樂」而已,如史詩般的歌詞從未被我發掘欣賞,但隨著近年來自我本土意識,還有對鄉土文化歷史興趣的提昇,藉由書裡的介紹,或許能更深入了解一二。

不過這本書還是有個缺點,裝訂的品質實在太糟,翻沒幾頁便開始掉頁,整本看完也變成一張一張,如果他們對專輯的堅持,能夠轉移部份過來書籍上,或許就不會有這麼糟糕的情況發生了吧!

2007.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