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 – 不能再更長一點嗎?

過年值班,空洞的病房

GU 真有點選錯時間來,才剛上一天班就遇到年假了,說也無奈。雖然沒有排到除夕初一班,不過值了初二初三,年假剛好被切成兩半,不過還算是勉強可以利用一下。

過年回來值班,病人出院出得差不多了,整個 GU 只剩下十出頭個病人,早上查房咻一下的就結束了,第一天學長只叫我把外圍的 notes 寫一寫,再多 punc 一支 ABG 就沒有什麼其他事了,不過嘗試 punc radial a. 失敗,心裡又小小的 depressed 了一下,沒啥自信自己可以走外科了。不過 depressed 歸 depressed,心情還沉浸在過年的放假氣氛中,也不太想多積極,(不過另一個因素是不太想跟榮民伯伯交涉,以前就這樣了,也不知道為什麼,講話聽不懂吧?),便回來宿舍休養生息了。

隔天雖然寫了很多 notes,不過學長帶了我接完新病人後,還大肆 teaching 了一番,帶著我把住院病人的 orders 開完,第一次有人這樣帶和講解一些開 order 的概念,實在受益良多。

初三的半夜就沒那麼好睡了,先是自己失眠,躺了各把個小時睡不著,爬起來看點書,卻被 call 去 bladder irrigation,病人血尿,在急診 on 了 Foley,但上來後膀胱越來越脹,Foley 也沒尿出來,所以 irrigation 看看,不過俺之前沒作過也沒看過,頂多是 NG irrigation 而已,半夜學長也不在,最後自己亂想了一下,還是去幫病人沖了,沖出一些血塊,但裡面還有幾塊大的怎麼弄都弄不出來,搞了半個多小時,彎到腰都快直不起來了,只好跟病人說,「這只能暫時緩解一下,過不久大概又會再塞住。」雖然半夜被 call,但是看病人的膀胱不脹,神情舒服多了,心中還是蠻有成就感的。

努力看病人,Social Round 也不錯

一開始到 GU 時,師傅的病人只剩下一位,病人的太太算是比較難溝通的那一型,一開始不太熟,似乎也懶得裡我,病人的女兒還蠻好講話的,有時病人太太在 complain 時,也會幫忙緩頰。

我可以體會他們照顧這樣一個長期臥床的家屬的辛苦,也很希望能夠幫上些什麼,但事與願違,每天去大概只是看看他們,聽聽他們的 complaints,毛毛說得好,就稱為「social round」吧!

後來幾天慢慢進了新病人,總數扣掉在 SCU2 的,只有五個,既然沒有以前那麼龐大數量的 notes 要寫,剛好也想多看看一些傷口復原的狀況,所以開始了每天自己努力看病人的活動,如果他們的紗布濕了,順便幫忙換一下培養一下感情,護士們說:「怎麼這麼好,那乾脆整個病房都讓你換好了。」@[email protected] 俺只換自己 team 的病人啊~

雖然我每天去看病人通常多只打聲招呼,名副其實的是 social round,但慢慢的病人和家屬們也都會跟我打招呼,其實感覺還蠻不錯的,假日雖然沒有值班,但秉持想體驗外科生活,還是會到病房逛一兩圈,雖然現在動作慢,看完病人加上寫完 notes 可能要花上兩三個小時,但如果以後病房工作熟練,這時間若能縮短,外科生活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假日可言。

門診換藥、灌藥,死性不改

之前一直擔心外科門診換藥班的問題,之前在 GS 也沒拆過線,如果要拆線當場囧在那也不好意思,但被 call 時還是躲不掉。

當天是除夕前一天,要到門診換藥、拆線的病人絡繹不絕,護士姊姊人很好,會跟我有一聊沒一聊的,而在自己努力思索著怎麼不讓縫線鑽到皮膚裡頭,拆完第一個病人後,似乎就還蠻能上手了。其中拆個一個 scoliosis 小妹的線,沒仔細去算總共幾針,不過倒也拆到手軟。另外比較有趣的是拔皮釘,之前沒看過當然也沒拆過,反正拿了就拆,至於有什麼小技巧,以後有機會再問了。XD

不過 GU 灌藥班可就沒那麼好運,當天人手不足,護士兩頭跑,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單兵作戰,換了一次 suprapubic Foley 後,比較熟悉那種感覺,沒想到下一位進來的居然是要灌藥的,當時沒想太多,腦子不斷回想之前 uriah 說的步驟,努力裝出自己不是新手的樣子,也沒有 call 姊姊回來幫忙,結果一不小心,把 epirubicin 撒了一些出來,病人和家屬大概也很無奈吧!事後 uriah 說,幸好那不是 BCG,不然這樣灑出來還挺危險的。唉~這種死性不改,不懂裝懂的個性究竟該怎麼辦才好,難道之前的教訓還不夠嗎?

帶 Clerks 熟悉環境?

之前 GS 也有 clerks,(其中一個還蠻正的。XD),不過不是本 team 也沒啥交集,這回剛好有一位 clerk 被分到我們 team,雖然相處時間只有短短兩天,但還是希望略盡地主之誼,稍微招呼他們一下,之前當 clerk 的時候,總希望遇到比較熱情一些的 intern 或 R,心裡也一直期許自己以後有機會要熱情一些,不過希望他們不要覺得我很怪就好。^^a

不能再更長一點嗎?

無奈的二月下半,硬生生比人少兩天外,又外加一個禮拜的年假,正常上班日只有四天,很多想看的刀,想看的疾病,全沒看到,也只有刷手上去過一次,要跟別人說自己曾經 run 過 GU,實在說不出口,除了自認倒楣選到這奇怪的時段外,只能安慰自己以後如果要走外科的話,還多得是機會 run,但要不是,便只能在心底吶喊:「老天啊!為什麼不能變更長一些?」 :p

2007.03.06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