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春雲路驪花雨」有感

這場音樂會是 lingo 找的,忘了一開始為什麼沒興趣,所以沒跟他報名,不過他後來又強調了一遍可以拿到六五折的票,我就心動了。看來價錢對我來說還真有致命的吸引力啊!因為當天還要到其他地方去辦事,所以就沒跟大家一起集合出發,不過利用拿票前的一點點空閒時間,我倒是先去敗了一套西貝流士的CD,來為幾天後的另一場音樂會做準備。

很久沒有聽實驗國的演出,都不知道他們現在已經改名叫做國立國樂團了,入場前還在跟 ivy 討論這個新名字要取什麼簡稱的好。^^a

這次音樂會的主題雖然叫做「你喜愛的國樂名曲」,但其中只有《春》和《八千里路雲和月》是熟悉的,另外有一半算是給國樂新人表演和新作品發表的機會吧~三首協奏曲的獨奏者都是南藝大的學生,我算是蠻支持國樂新作的發表,但這場音樂會取這樣的名字實在有點名不符實。

今天樂團的團服我之前似乎沒有見過,上衣是灰色的唐裝,女生下面是紅色的長裙,搭配起來有點詭異,而且大家上衣都不扣扣子的,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少數人比較隨性忘了扣。@_@ 至於獨奏者的衣服都還不錯,兩個女生都是穿長裙,說有點像結婚禮服好像也不為過,而且顏色一紅一綠,不知是符合時事,還是我想太多。XD

應該是因為座位在四樓靠低音部的側面,感覺胡琴的音響整個被壓過,有點悶悶的,但是在一些比較安靜的段落,高胡的穿透力還是很夠的。《春》聽的有點想噴淚,倒也不是想起什麼。從《春》開始,很明顯的可以感受到笛子的整齊度和協調性,每次分成兩部進行時,總覺得有那麼一種感動。《雲裳訴》是古箏協奏,裡面用了很多左手按壓的技巧,模仿「秦腔」的特殊音調,讓我看到古箏音樂的一種新的概念,另外演奏者信手拈來,肢體動作的優美不下於舞蹈表演,難怪古代帝王愛看這樣的表演了。

揚琴協奏《驪山池影》是我全場最喜歡的一首曲子,雖然它的結構和音型都很像古典樂中的協奏曲,但它充分的讓演奏者展現神乎其技的精湛技術,樂曲中用了波斯音調,一開始我錯以為是早期國樂曲中常用的新疆音調,但又有些不同,的確是一個不錯且成功的嘗試。笛子協奏《花泣》是以大笛演奏,由於樂器類型的緣故,曲子少有激昂樂段,高潮較少,難以激發聽眾們的情緒,對演奏者比較不公平些,但我認為獨奏者已是中規中矩的完成了它,剩下一些不夠沉穩的部份,可能需要更長時間的磨練和人生經驗才能達成吧!

《八千里路雲和月》中,我似乎看到了一幅遼闊的景象,這種情形比較少在自行聽CD時出現,或者我往後聽CD時應該更專心些,或者這就是神秘的演奏會魔力。我非常喜歡《祈雨》中用的「帕薩卡里亞」古舞曲式,把一種陰沉難耐的氣氛營造的很好,可惜這首曲子的結尾有點怪,或許不需要拖那麼長,我會更喜歡一些。

安可曲幾乎是國樂音樂會的大敗筆,到目前似乎沒什麼印象哪場的安可是成功的,大部分都是浮濫、草率的帶過,不論是演奏者還是聽眾,情緒都呈現激昂和急躁,樂曲的細節全部都走失了,真要我選擇,我還寧可不要有安可曲來破壞我對整場音樂會的印象。第二首安可是所有人,包括三位獨奏,合奏版的《小城故事》,由於必須花一段不短的時間來調整樂器,這是我認為最不妥的地方,獨奏可以再出來謝幕,而既然要大陣仗出來,結果卻是一首不甚精彩的曲目,也不怎麼理想。第三首安可是《龍鄉》的最後一段,跟前面一比,安可曲所有的缺點都浮現出來了,聽完的感覺真的還蠻失望的。

原則上這是一場還不錯的音樂會(除了安可曲),新作品我都還蠻喜歡的,想到以後如果想聽音樂會還得特地從台中趕上來,真的要好好珍惜才行。

2006.10.09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