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科見習

晨會

眼科的晨會跟一般的並沒有很大差別,只不過出席的人數相當的多,以前好像沒看過這麼多人出席的晨會,還有一個現象是,他們會團體訂購早餐,可能是因為每天早上查房的時間早,所以大家會訂早餐到會議室吃。順道一題,那間會議室的空調真是強到不行,人多的時候還好,要是只有幾個 clerks 和 interns 在裡面時,一整個冷。

作業

眼科的作業是出名的多,而且 intern 和 clerk 都要寫東西,包含一份二十一題的問答題,三份 admission notes, 一份 discharge note, 三份門診教學病歷,一份手術紀錄,另外還有自己 team 裡的 progress note,然後最後一天還要考試,雖然都是考古題,不過還是得花一點時間準備的。

跟 team

之前沒有跟 team 的制度,好像是前兩個禮拜才開始的,不過我覺得能跟 team是一件不錯的事,先不論跟到的 team 的好壞,起碼有所依憑,只要緊緊的抓著 R或是 VS,比較不會有被遺棄的感覺。不過跟 team 的壞處是 progress notes 的問題,之前的各科從來沒有寫過 progress notes, 雖然翻過一些病歷,也看過 intern學長姐寫,但是自己親自要寫的時候,還是不免十分不知所措,而且眼科的檢查和對結果的描述是我們幾乎不熟悉的,如果只有早上跟查房時稍微瞄了一下 R 檢查病人的結果,其實是寫不出個什麼東西。我試著自己去找病人,只不過不敢請病人到檢查室去做 slit lamp,只能在 bed side 做 direct ophthalmoscopy,能看到東西已經謝天謝地,要寫出個什麼東西實在難上加難,最後只寫了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不過這倒是我第一次在病歷上留下自己的紀錄,也算是值得紀念的一件事吧!

門診

總共跟了三次的門診,原則上每次都要寫一份教學病歷,我跟的是林伯剛老師,老師蠻願意教學的,時常會請我和 intern 過去看間接眼底鏡,不過間接眼底鏡還需要一點天份才行,總覺得看到的視野很窄,搞不清楚到底看到了哪個部位。另外也看了 endo laser,只是我強烈懷疑我看到的畫面跟老師的鏡頭有相當大的偏差。

查房

之前就聽說眼科的查房通常很早,可能六點半或四十分就開始了,第三天學姐跟我約六點四十,不過我實在搞不清楚眼科的查房究竟是什麼情況,才在護理站看到學姐,一轉身她就失蹤了,結果我奮力早起,結果還是沒跟到,幸好第四、第五天總算是有跟到。學姐是簽床總醫師,平常就很忙的感覺,一開始不太理我,不過到了最後兩天,比較熟一些後,她才比較跟我說話。另外,覺得她跟 mg 學姐長得很像,尤其是在刀房裡看她帶口罩的樣子,真有點錯亂,而且 mg 學姐正好也在眼科,真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講了老半天,沒講到查房的方式,感覺起來他們在前一天就會先通知病人隔天什麼時候要到檢查室外集合,然後一個一個叫進去,先量眼壓,看 slit lamp,之後再用間接眼底鏡看一下,跟其他科別會到病房裡巡視的情形不大相同,不過就在某一天,剛好跟到老師查房,老師就會一間一間的去看病人了。

刀房

眼科也是內外兼修科,手術也都是短小精幹型,跟到的刀通常都會在兩個小時以內結束,這個禮拜我看了兩台 Phaco + IOL,兩台 VT,感覺還蠻充實的,本來還有第二次跟刀的機會,不過時間被總醫師拿去 presentation,還蠻可惜的。之前一直會有種障礙,感覺在眼球上戳來戳去應該很痛,不過跟刀時,把所有部位都遮起來,只露出顆眼珠,其實跟其他部位的手術也沒有多大的差別。

Notes

這個禮拜是到目前以來寫過最多 notes 的禮拜,好像也逐漸習慣去問 history和寫 admission note 的感覺,不過就在我要報的 case,不知道是剛寫完別人的history 還是前一天跟了幾台手術有點搞不清楚狀況,我居然把病人的問題搞混,還跑去找他討論了半天,最後被質疑的轟了出來,之後的幾天,根本不敢正眼面對病人,不過這實在是自己太不負責任又太過度自信,遭病人的白眼也是應該的,以後真的要謹記在心才行。

這次也是第一次寫 discharge note,感覺還蠻新奇的,如果沒有寫過他的admission note的話,要先把病人的門診病歷、住院病歷好好瀏覽一遍,然後做一個統整,可能比較不熟悉的關係,還花了不少時間再研究該怎麼處理才好。

Presentation

總醫師交代每位見實習醫師都要報一個 case,然後把該疾病的介紹作成投影片,在最後一天上台報告,我不知是有意忽略還是太過相信自己整理的速度,一直拖到禮拜四的晚上都還沒開工,而且最誇張的是,禮拜五下午要報,我禮拜五早上才開始念,資料不多是一個原因,當然太晚開工才是罪魁禍首。想當然爾,報告的品質相當低,零零落落,連 history 都搞不清楚,總醫師說:「這種品質的報告,沒什麼好電的,相信你也不會。」唉…這真是繼王鵬惠後遭到最大的羞辱,但我又能說什麼呢?沒有盡力準備絕對是我的問題,或許這是我個性上一個古怪的部份,我自認這個禮拜我相當的認真,甚至有點到異常的程度,除了禮拜五外,每天我都是在醫院待到八點以後才走,門診跟到完,跟刀也跟滿上班時段,流動護士說,沒看過這麼好學的 clerk,老師也說我很認真,但在總醫師眼裡我一定是那個表現最差的,沒什麼好抱怨,這樣的生活是自己選擇的,放鳥總醫師的報告也是自己選擇的,我知道自己在哪方面認真就好。

感想

這個禮拜我過得很疲勞,但也很充實,對眼科也算是有一些興趣,只是我知道自己不會走眼科,只要心裡的疙瘩存在,這件事就永遠不會發生。我告訴自己要盡量的努力,除了總醫師的要求多之外,心裡的疙瘩可能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2006.08.27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