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外科 – 小豬營養補充 & 傷口清創縫合

前幾天看到同學們紛紛在討論自己組上的小豬傷口繃開, 讓我也為自己的小豬擔心了一下, 不過礙於時間的緣故, 沒有辦法來檢查, 不過只記得每天來打抗生素和餵食的時候倒是沒有明顯發現傷口的問題, 這裡倒是扯到另一個令我們擔心的問題, 自從禮拜二開完脾臟後, 小豬就開始不吃飼料, 只喝水, 第一天還喝到猛吐胃酸, 第二天, 到今天是第三天似乎都是這樣, 瘦到只剩下皮包骨, 不過詭異的是它倒還蠻有活力的, 尤其很喜歡把裝水或是裝飼料的盒子打翻, 不知道在爽什麼?!

昨天上完課後我們跑去找老師問他為什麼不吃飯的原因, 老師也不太確定, 本來要我們幫牠吊一包 glucose 試試, 不過後來又說打了抗生素後會比較有食慾, 所以昨天最後是改打抗生素試試, 結果到今天牠似乎還是沒吃什麼東西.

今天中午我們又過來幫牠打抗生素和餵食時, 情形依舊, 於是我們便決定利用下午的時間來幫牠吊一包 glucose, 因為老師還是要我們自己來, 所以我們連 endo,NG, 甚至連裝屍體的塑膠袋都準備好了, 實在很擔心麻藥不小心加太多, 又來不及插管就送走牠了.

下午過來時, 我們先研商好對策, 東西也都準備好之後, 去幫牠打 ketamine,打的過程還蠻順利的, 牠也沒什麼掙扎, 連針頭都沒弄彎呢! 因為沒體力的緣故嗎?! 接著我們帶牠去量了體重, 14 kg, 比之前少了 1-2 kg 左右, 看來的確是有瘦. 推回手術台上, 董欣幫牠找耳朵的血管, 我找四肢的血管, 不過董欣找到後,一下子就把 IV on 上了, 接著便把 glucose 掛上.

當我們正在等時, 老師剛好經過, 看了一下我們的傷口, 這時我們才發現什麼叫做金續其外敗續其中, 傷口撥開來看, 裡面爛成一團, 全結成了黃黃綠綠的膿,其實很多組也都因為這個原因, 把他們的肚子打開清創後重縫, 雖然我們原先的目的不是這個, 但既然發現了, 我們還是決定也打開清一清.

用剪刀慢慢的把線剪開, 裡面果然是全部爛成一片, 雖然老師說我們的狀況比魏子鈞他們的好一些, 但我看了還是覺得難過, 我一直在想究竟是哪裡沒做好才會變成這樣.

傷口打開, 陣陣噁心的臭味散發出來, 邊用棉球沾 saline 清傷口時, 我邊想,開刀真的是件恐怖的事, 開完之後裡面組織會沾黏, 傷口沒有處理好還會爛掉, 真是完全顛覆了我原來的想像, 我一直以為開刀是很安全的, 至少說, 不那麼危險.

我們先用 saline 清一遍, 如果擦不掉的再用刀片稍微刮一下, 之後用碘酒再清一遍, 清完之後用 #6 silk interrupt 縫起來, 縫的時候老師特別交代結最好打在同一側, 不然打在中間之後很難拆線, 不過我很常失敗就是了. 另外,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自己穿線的方法都是錯的, 對於針線的概念也很糟, 唉… 縫的時候也發現原來自己 tie 線似乎不怎麼順手, 而且有時候會搞不清楚現在是正還是反, 當下一時也沒時間釐清這個問題, 只好不管他硬是 tie 上.

倒是很快就做完了, 不過老師挑出了幾個毛病, 結沒打好, 東歪西扭的, 最嚴重的是有些地方 tie 太緊了, 可能我看到之前傷口裂開不忍心, 所以希望縫緊一些吧! 我知道縫太緊其實是很不利恢復, 但是什麼叫緊, 什麼是太鬆, 其實沒有人指導, 都只是自己隨便評估.

我們是下午開工的, 麻藥大概只加了 4-5 cc 吧! 不過等小豬醒還是等到晚上九點左右, 呼… 我們的小豬真的很虛弱啊~

因為這不是正規的手術, 我們也沒有無菌操作, 也沒有做什麼準備, 隨便手套一戴就上了, 希望小豬沒有因此感染的很厲害才好.

2005.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