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校聯合之中央場

早上六點多就起床了, 因為前一晚聽說今天七點就要在社辦集合, 不過到的時候看起來一個人也沒有, (後來才發現原來 lingo 已經在樓下練笛子了…), 過了一會來了幾個人之後我才跟著下去社辦. 我們這次要搬的樂器增加了三顆排鼓, 不過還好, 幾個人各跑一趟就解決了. 我特別記得要帶自己的高胡, 雖然有點懷念上次跟交大借的那把… :p

在車上吃著早餐, 看著據說是台灣自己做的動畫, 紅孩兒大話火焰山, 一開始覺得有點無趣, 不過看到最後倒是上癮了, 我還是覺得小猴子很可愛… ^^a

不過看啊看的, 沒想到司機居然開過楊梅交流道, 我們是要去中央不是要去清大啦啦啦! 經過緊急的溝通協調後, 立刻轉向, 在加上沿路上大塞車, 我們原先預計 10:00 到那裡開始團練, 結果 11:00 才到… >_< 不過我覺得奇怪的是, lingo下午在跟大家解釋的時候, 怎麼沒有提我們早上沿路都在大塞車啊?! 團練時因為時間不多, 老師只有把金色的晚秋的五拍子部份拿出來加強, 老師不特別修我還沒發現, 這段彈撥還真夠亂的, 尤其是柳琴的後半拍, 喔喔喔... 我猜一定是短裙妹不穩了... 像柳琴這種高音, 穿透力強的樂器, 只要錯一點, 聽得都很明顯, 幸好二胡要打混簡單多了... :p 下午的彩排大致上順順的, 不過中央的場地並不是設計來做音樂表演的, 聲音整個都散掉了, 老師說, 可能很容易發生聽不到對面聲部的聲音, 這時要專心看老師的指揮棒, 雖然我沒有明顯的感受這個問題, 不過彩排時老師因為這樣暫停了許多次. 今天彩排的形式跟我想像中的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我以為彩排應該要把流程都走一走, 包括上下場, 還有場務誰要撤椅子誰要搬樂器之類的, 不過這兩次的情形看來, 我們的彩排根本就是變相的加練, 可能是我們演奏的瑕疵太多, 不得不怎麼練, 不過我真的很希望下禮拜的新舞台場, 可以有一次比較正式的彩排, 不然到時候台上一團亂也是很難看的. 晚上演出台下的觀眾比清大場還要少, 大概只有三四十個而已吧! 真不曉得它們是怎麼宣傳的. 第一首台灣音畫依舊沒什麼大問題, 順順的走完, 第二首我們的鳳尾竹倒是出乎意料的穩定, 想剛才還因為彩排時爛得一蹋糊塗, 特別在吃飯前多排練了幾次. 不知是不是已經演過了幾次, 今天在台上反而有種享受 solo 的感覺,只要音不要走太離譜的話... XD 之後的幾個小團, 陽明的一票人都躲在後台玩耍, 瘋狂照相, 我覺得陽明的真的是最愛照相的一群. 接近中場休息的時候吧! 世韻在柱子旁邊擺 pose 照像, 結果連中央, 清交的人都拿相機衝了過來, 喔喔... 真是紅啊~ 那時偷偷較昀毅把他們的嘴臉都照下來... ccc... 下半場大致上也還好, 因為我今天跟另一位交大的女生一起看五線譜, 比上回順一些,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看自己的譜. 今天飛天的口笛也蠻還算順. 金色的晚秋雖然有挑出來重點加強, 不過演出時還是亂... XD 結束後, 有安排獻花給老師, 這樣似乎比較好一些, 台大巡迴時好像每一場都有看到花, 可能他們的親友團遍佈全台灣吧! 不過這麼說起來, 中央和清交的親友團, 怎麼顯得聲勢弱了些...? 場復的工作進行的似乎不是很順利, 由於一開始我們都躲在樓上的休息室聊天,下樓的時候發現好像只有中央的人自己在收樂器, 清交的都站在一旁, 我心想: 呵呵... 中央的這下嚐到報應了吧! 後來才知道, 原來是中央的人, 一開始都不收,在一旁玩耍拍照, 等到清交的收得不耐煩, 乾脆通通不做. 喔喔喔... 這種跨校的合作還是得特別小心這個部份才行. (其實有時候自己社上都會有這樣的現象了, 何況跨校...) 回台北的路上蠻順利的, 大家一樣也是累得癱在位置上. 今天還有個中央的小妹跟大家一起搭車回台北, 這時我們就派出昀毅, 沒有啦~ 昀毅剛好坐在她附近,跟她公關了一下.... :p 因為樂器幾乎都留在中央讓他們過幾天載上來台北, 所以下車後沒多久就可以回宿舍了, 趕緊洗了個澡, 隔天早上還要上一二堂的課... 累啊~~~

2005.09.25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