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Taking History

之所以得比大家早一天從國樂營離開的原因就是, 要到仁愛醫院參加徐會棋老師舉辦課程.

早上搭著捷運往仁愛醫院過去, 沒想到仁愛醫院現在正在整修外牆, 外面用工地的網子圍著, 根本就看不出來, 差點就因為找不到而遲到了.

上了十樓, 只見馮晉榮和徐遠均已經在那等了, 後來老師先領我們到一間會議室等, 陸續的傳學, 金剛, 心言, 郁珮, PCMan 等人趕到, 於是我們八個人和老師便開始今天的行程.

理論上, 今天感覺應該是只有 Orientation, 還有排定每個人日後會過來的時間, 沒想到老師稍微跟我們介紹一下之後, 就讓我們分成四組, 「丟到大海裡」去學游泳了!! 不過這之間還有個小插曲, PCMan, 心言和遠均都沒有帶醫師服, 可是老師只能幫忙借到一件主治的長袍, 最後三個人推來推去就變成 PCMan 要穿了,他還超害羞的…

老師挑了五個血液腫瘤科病房的病人給我們, 第一間很順利的由晉榮和郁珮組負責, 第二間由傳學金剛組負責, 到第三間時, 原本我和PCMan組可能會接手, 不過當老師向病人及家屬表明來意後, 病人的女兒一臉不悅, 說;「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樣會打擾到我媽媽休息嗎?」等我們出去後就大力的把門關上, 真不知道在兇個什麼. 還好最後我們不是負責那間, 不然下場大概也不會太好.

後來我們走到第四間, 只有病人兒子在房裡, 據說病人去散步去了, 等病人回來後, 她也很樂意讓我們問問她的病情, 於是我和PCMan就留下了.

一開始我們都有點怕怕的, 雖然經過了兩次 GOSCE 的經驗, 不過面對真正的病人和假裝的住院醫師感覺還是不一樣. 我們一開始並不曉得她的診斷是什麼, (不過其他組好像知道, 或是有問出來.), 所以就按照 GOSCE 的模式, LQQOPERA 了起來,而且我們本以為之後到護理站可以看病人的病例, 所以也沒問病人的基本資料, 最後在報的時候聽到別組都有問忽然有點挫… ^^a

病人是五十多歲女性, 主訴左上腹痛兩個多月, 無法進食, 兩個多禮拜前忽然變嚴重, 故前來求診. 曾經到診所求診, 開立止痛藥, 一開始有效但後來仍無效,亦自行到藥房購買制酸劑服用, 並無改善. 沒有血便, 亦無貧血跡象. 沒有心臟病,高血壓, 糖尿病病史, 不抽菸, 不喝酒. 病人看起來很樂觀, 工作壓力不大. 十多年前曾經有過頸部淋巴瘤 (lymphoma) 的病史, 已切除.

其實我們再問的時候感覺蠻沒經驗的, 有時候都是天馬行空亂問, 沒有很有條理, 好像也沒辦法很直接推論出病人的問題, 反到比較像是隨意的聊天. 最後她有照了不知道什麼, 是胃的脂肪瘤 (lipoma) ?? (有點詭異.) 現在正在接受化學治療.

後來我們回到會議室, 老師找來總醫師和兩個住院醫師來報剛剛我們問的幾個case, 不過住院醫師看起來似乎有點緊張, 拿著他整理好的資料的手還會抖, XD,而且一開始還把兩個病人搞混了, 報了半天才發現搞錯, 幸好老師今天脾氣好像還不錯, 也沒有罵他還是什麼之類的. 後來老師便叮嚀了一下他治療的原則, 我只記得要注意有沒有 Tunor Lysis Syndrome, 記得多 follow 病人的鉀離子, LDH 和uric acid level, 治療過程中, 抗生素要 cover 更廣些, 還說不用怕健保刪. ^^a不過後來因為時間的關係, 只報了三個病人 (兩個我們有問的, 一個不是我們問的)就到了中午休息時間了.

中午大家好像有點無所適從, 老師便帶我們到附近的鍋貼店請我們吃了一頓,大家隨便聊, 還討論到我學妹的事, 老師也花了點時間解釋他現在怎麼被借調到市醫當內科部主任, 還有問了一下我們為什麼會對市醫這麼反彈…

下午老師有門診, 所以讓我們放牛吃草, 我和傳學金剛心言跑到附近的 SOGO隨便逛逛, 其實也不知道有什麼好逛的, 中午熱得要死, 最後跑到十樓的誠品書局隨便看了書又跑回仁愛去休息. 不過這一休息倒是讓我整個人愛睏了起來, 連老師回來了都沒發覺… :p

老師第一次回來我們繼續討論, 不過一下子老師又被 call 回去看門診了, 等老師第二次回來時, 帶來了一位女病人, 頭髮有點灰灰白白的, 看起來約莫五十多歲吧! 她的問題是兩腳小腿後側靠近膝蓋的皮膚忽然出現直徑大約三四公分的淤血(Ecchymosis), 大約一個禮拜左右, 沒有碰撞沒有受傷, 不會痛不會癢, 會慢慢自己變小消失, 身上其他部位沒有出現, 以前曾經在身體軀幹部位出現小瘀斑, 但很少見. 沒有糖尿病, 但有高血壓四五年, 有定期服藥, 藥物總共有五種, 但我們只認得出一種是 alpha-blocker, 一種是 thiazide 類利尿劑, 另一種是 aspirin.CBC data 都正常, aPTT, PT 也正常.

後來老師給了我們解答, 他說我們有問到她的 drug history 很不錯, 問題正是 aspirin 引起的 platelet dysfunction. 經過了這麼一回的經驗, 果然印象深刻許多.

之後我們查閱了自己病人的病歷, 發現我們的病歷上內容超少的, 用很潦草的字跡寫了幾項要安排的檢查: CT, MRI, 還說要辦重大傷病卡? 後面附了一張胃鏡的檢查結果和報告, 報告上打的是 Stomach Malignant Lymphoma, PCMan 看了之後一直批評說 lymphoma 不都是惡性的, 何必強調 malignant… 不過那張胃鏡的照片看起來是挺駭人的, 一塊不平滑黃黃白白的東西凸了出來, 上面還有血絲, 也難怪病人會吃不下東西和肚子痛了.

今天實在是個很特別的經驗, 第一次真實的問病人病史, 病人的樂觀讓我感到些微的訝異. 老師原本安排這個禮拜的三天, 每一組都負責同一位病人, 但由於我之後有台大國樂團的事, 所以只能去這麼一天, 希望那位病人能夠儘早康復出院.

2005.07.11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