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班

其實說今天是小夜班也有點怪怪的啦~ 昨天主任要大家分成白班跟小夜班兩組,我想要試試小夜班的感覺, 便第一個舉手報名了. 不過主任怕大家太晚回去, 所以把時間提前到三點開始, 原先是講好到九點, 不過最後我們都還是留到十一點才走就是了.

三點到急診的醫師休息室時, 剛好有場 case report 的會議, 由 intern 和一個另一科的醫生報的. 這也是我第一次在奇美這裡看到 hana 學姊.

hana 先報了個 DKA 的 case, 由於我是第一次聽到 intern 報 case 的方式,所以還蠻認真聽的, 學姊報得很不錯, 流暢, 看起來對 case 蠻熟悉的,powerpoint 做的也簡明易瞭, 我覺得是三個裡面報得最好的一個. 後來有一位可能是總醫師的人, 簡單的幫忙補充了幾點, 幾個重點大概是: hyperglycemia 有可能會造成 pseudohyponatremia, 所以 Na 正常不一定是正常; 治療的部份主要是灌水還有打 insulin, 不過可能會造成 hypokalemia, 有可能要補 K, 治療的目標是correct metabolic acidosis, 最後基本上都會送 ICU 觀察.

第二個是另一個學長, 也是昨天看到在縫皮的 intern 學長, 他報的是vertigo, 不過我還沒上過神經內科, 所以可以說沒什麼概念, 也聽不是很懂. 這個學長報得有點零散, 講話有時也會結巴, 音量也略嫌小, 感覺很沒有自信. 要注意的大概是 sudden onset, 可能要擔心會致命的 cerebellar infarction, 要做cerebellar NE, i.e., Romberg’s sign, 看 gait…

第三個是吳東翰學長, 他報的是 Sciatica (坐骨神經痛), 這個我們也沒有上過, 所以也不是很有概念, 他後來比較了一下他之前在新光看到的另一個 case, 那是個 lung CA 轉移到 spine, 兩張 MRI 看起來的確是蠻類似的, 不過我也都不會看… XD 他報的也蠻流暢的, 不過因為相當於報了兩個 case, 所以時間拉的比較長些.

接下來的是個帶廣東腔的醫生, 來跟急診室醫師介紹很少見的手部傷害, 那是由高壓噴槍造成的 injection injury, 看起來蠻恐怖的, 傷口就像個針孔般大小,但噴進去的東西, i.e. 油漆, 卻會造成手內部組織壞死, 治療主要是 painrelief, antibiotics, wound care. 通常都會需要做減壓的手術, 另外注意不要冰敷 (因為原先的 circulation 已經不好了), 不要 digital block anesthesia (這樣不會痛死嗎??), 不要 bandage (可能會造成 material 往 proximal 跑).

聽完報告後, 我們便開始今天的急診見習, 由於我和另外四個女生一起, 所以他們兩個兩個一組, 我一個人一組, 一開始是跟在急區的學長. 我剛過去時, 急區已經有一個病人是 DOA 的, 這時我才知道, DOA 就是到院前死亡的意思, 這個時候醫院不能開死亡證明書, 要交由法醫驗屍後才能開. 另外醫院還規定, 如果把呼吸器拔掉, 就一定要先送到太平間去, 所以如果要送出醫院, 呼吸器的管子一定要接著.

後來送了一個由門診轉來的老先生, 他是 old CVA, 因為發燒, CXR 有發現肺炎跡象, 所以送過來急診, 這時學長叫我過去看他的 CXR 還有 EKG, 學長說要特別注意有沒有 foreign body (例如 NG, 氣切, 看管子的走向對不對…), 還要看有沒有 pneumothorax (擔心呼吸器接上去變成 tension pneumothorax).

過了不久有個中年的伯伯, 吞了幾顆 BZD 被送過來, 一開始他死意甚堅, 護士小姐要幫他 on NG 洗胃也不配合, 掙扎了老半天後被插得滿鼻孔血, 學長說, 如果超過四小時洗胃在醫學上沒什麼意義, 不過還有另外兩個目的, 一個是對病人的punishment, 另一個是做給家屬看的, 其實今天還看了不少東西都是做給家屬看的…

後來要處理那位 pneumonia 的老先生, 我第一次戴上手套去幫忙, 其實也不算什麼幫忙啦~ 只是幫忙把老先生固定好, 讓護士小姐方便換藥, 不過覺得自己戴手套的技術好像不怎麼樣, 戴得又慢, 還容易把手套扯破… @[email protected] 幫他換藥的同時,他不曉得怎麼了, 忽然痰多了起來, 一直呼吸不順, 看他掙扎著要把痰咳出來, 想要呼吸的樣子, 其實心裡覺得還蠻難過的.

之後還有看了一個中年婦女, 他的鐵切滑出來, 看學長努力的要把它塞回去,不過可能因為滑出來的時間太久, 整個切口都萎縮了, 所以只好換了個小一號的塑膠氣切, 其實還是花了蠻大力氣才塞進去的, 整個切口都在流血, 隨著呼吸會噴出來, 讓我有一點不敢靠得太近.

過了四個小時左右, 我們便交換了一下組別, 其實我本來是還蠻想一直呆在同一區的, 畢竟學長人也不錯, 而且一直跟著同一個人也才比較容易建立關係, 不過後來我換到急外, 那裡有兩個醫師, 一個是 R2, 另一個已經是 VS 了. 我會跟著他們兩個其中一個去看病人, 看他怎麼問病人 history 還有做 PE. 有時候會跟比較年輕的 R 學長討論病人的狀況.

我們看了一個疑似 CVA 的病人, 不過 brain CT 沒有 finding; 一個疑似 AMI的病人, 可是後來跟 VS 過去再次問 history 後, 感覺又沒那麼像了, 反而她頭暈變成 chief complain ?!? 另一個是 multiple hepatoma 的阿嬤, 他孫子陪他過來的, 不過聽孫子的說法好像阿嬤對自己的病情並沒有十分了解. 她這次是因為大量的血便來的, 我跟著 VS 進去看他做 digital.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 cancer 的病人,也第一次看到醫生必須稍微的向病人隱瞞病情. 其實病人大概有點知道, 只是有點想逃避不想承認吧! 這種感覺蠻像人生的.

原本有一個病人肚子鼓鼓的, R 學長問我有沒有抽過腹水, 想放給我抽, 我當然是覺得有點興奮, 不過掃了 echo 後發現腹水不多, 所以最後也沒抽到了, 學長說, 沒關係, 在這裡兩個禮拜一定有機會在遇到的, 說不定哪天連 endo 都教我放,嗯… 學長人真不錯.

後來有個 high fever 的病人, CXR 有點 bilateral infiltration, 不過 WBC不高, CRP 很高, VS 交代把 liver 和 gall bladder 掃一掃, 於是學長和我又去做 echo, 感覺這好像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 echo 的影像, 以前總以為 echo 就是一團糊糊的, 什麼也看不清楚, 不過今天這樣看, 還可以量血管的直徑, liver 的影像也都蠻清楚的, 這種感覺還不錯…

臨走前剛好有個小妹妹被門夾到手指, 所以我便跟著 VS 進去簡易手術室看他縫, 看到指甲被掀起來的感覺是不太好沒錯, 不過可能心裡已經比較適應, 所以沒有覺得特別難過. 那個小妹妹其實是很勇敢的, 她既不大哭大鬧, 也不會亂掙扎.一開始 VS 還要我去請個警衛進來幫忙抓, 不過後來看起來是沒有很需要. VS 先用可吸收的線把裂開的甲床縫起來, 再用不可吸收的線把指甲縫上去保護傷口, 中間VS 還請我出去外面找針頭, 為了幫指甲打洞才好縫.

回到宿舍都已經十一點半, 簡單吃了個晚餐後已經超過十二點, 今天這樣跑來跑去的, 雖然感覺比起昨天累, 不過有做到事情的那種心情, 卻是比昨天來的高興的, 至少覺得自己比較不像路障些… ^^a 今天的心得大概是, 一定要一個人就跟著一個醫生, 他做什麼跟去看什麼, 不用怕或擔心什麼, 去就對了. 如果像之前一樣總是一群人圍在一起, 不僅容易擋道路, 也不容易親近病人和醫生. 另外, 小夜班對我來說, 急診就更急診了…

2005.07.22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