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樂營第二天 – 快掛了

還記得昨天的宵夜「黑心豆干」嗎?昨晚要去睡的時候就覺得肚子不很舒服,再加上晚上好像有蚊子一直咬我, 晚上睡得不太好, 早上起床時感覺有點不對勁,跳了早操吃了早飯後, 下樓練勤練沒一會兒, 肚子就開始痛起來, 加上有點疲勞還有點發燒的徵象, 便跑回去房間補眠. 然後我就這樣肚子痛, 發熱, 反反覆覆的睡過了中午, 畢老大也有進來看我, 簡單問了一些問題, 有沒有拉肚子之類的, 還在我肚子上扣了幾下, 便口頭 order 要我不要進食也不要喝水, 等下午再看看情況,要是再沒有改善, 可能就得送下山了.

躺在床上我不時會醒過來, 硬木板床實在不好睡, 可能又有點發燒的關係吧!總覺得棉被好像不太夠, 就這樣一直翻來翻去, 有時候也會聽到大家在團練的聲音,中間休息的時候魏子鈞還跑進來說要幫我做 PE, 左按右按, 還說要做 Murphy’ssign…

後來畢老大幫我跟史固多借了綠油精, 在肚子上塗塗抹抹後, 辣辣涼涼的感覺似乎舒服了些, 又躺了一陣子覺得睡不太著就爬起來了. 雖然之後沒有再像今天這樣的痛法, 不過整個營期一直都覺得肚子怪怪的. 唉, 真是多災多難啊~ (其實這次營隊還有不少人也掛掉了… ^^a 難道碧山巖… ??)

晚餐沒有吃很多, 晚飯後接續昨天的內容, 也是畢老大音樂時間, 他介紹瑤族舞曲, 雖然自己以前曾經介紹過, 不過聽別人講還是有很多自己不了解的東西. 其實畢老大用考試的方式來和大家互動, 這招也不錯, 而且在他問問題之前, 我根本壓根沒想過第一段主旋律總共出現了幾次… ^^a

下午的時候, 暐倫從精神科見習偷溜, 跑過來, 晚上活動結束後, 我, 魏子鈞和暐倫三個老人坐在陽台上聊天, 後來大家慢慢聚集過來, 還有個一年級的學妹,很天真的跑到我們旁邊, 說要聽學長們聊天來增廣見聞… ^^a 順道一提的是, 朱和小米學長也在今天過來了, 如此一來營隊裡的男女比才不會太誇張… :p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 我又先跑回去睡了, 留下暐倫和子鈞在外頭繼續聊天, 據說聊到兩點左右, 學長才騎車回陽明, 不過隔天才又聽說他也發燒感冒了… @[email protected]

2005.07.08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