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Stallman 到中研院演講

大概五月十幾號看到消息說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創始人 Richard Stallman 要來台灣演講, 那時只有排定某個星期五的下午要到交大去, 心中真是無限惋惜, 要不是要 PBL, 早就殺過去聽了. 結果好死不死的過了幾天又看到說要到中研院演講, 而且時間是空著的星期四下午, 不過剛好葆如那時也在年休, 於是也被我抓去聽, 反正當做練習英語聽力應該也不錯嘛!! :p

因為中研院實在有點遠, 我們便放棄了騎機車過去的念頭,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是葆如穿得很淑女, 她只要穿裙子就不坐機車了…) 改搭捷運到昆陽站再轉公車,本來以為三點開始的演講, 我們提早到了還可以在中研院裡閒晃拍照, 沒想到抵達目的地時, 都已經兩點四十分了.

進到會場葆如開始緊張了起來, 她說似乎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什麼都不懂, 而且來聽講的人幾乎都是男性, 她說她真不該闖入這個男人的世界. XD 不過我還是簡單的跟她介紹一下什麼是 free software, 還有主講者的來頭.

原先排定的行程是由自由軟體鑄造場做一點簡介, (感覺今天的行程比較像是 openfoundry 自己在打廣告, 還發了一本小冊子… =.=), 不過不知怎麼了,莫名奇妙的就由 Stallman 開講了.

Stallman 也很豪邁, 挺著一個大啤酒肚, 留著亂七八糟的長髮, 而且還把鞋子脫在一旁, 踩在地板上走來走去. 演講的時候不用電腦, 沒有 powerpoint, 而且需要大量的補充水分, 那位幫他遞茶水的先生大概來來去去不下十趟吧!! 總之, 完全感覺不出來他居然是個資訊界知名的大人物.

他今天演講的主要內容是在推廣 Free 的概念, 不只有在軟體工業. 他覺得許多產業, 像是唱片公司, 出版商, 加了許多版權限制在產品內, 讓人無法自由散佈,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他更主張短期的目標是 copyright 應該要縮短其年限, 進而到達一種沒有限制散佈的境界. 他覺得所有的工具書, 都應該讓人自由的使用, 也舉了 wikipedia 的例子來佐證, 說以後出工具書的書商都會倒光光… =.=

他覺得我們買唱片時, 只有 4% 的收入是進到藝人的口袋裡, 其他都被唱片公司吃了. 他認為應該要有個機制是我們直接付錢給創作者, (感覺有點像自由贊助),而自由流傳是幫助好東西的流傳, 更多人喜歡那作者就會有更多人贊助他. =.=||我個人是覺得太過於理想化, 當然最好的狀況是每個人都很有飯吃, 而且行有餘力還可以把興趣拿出來跟大家分享, 順便賺賺外快, 但是世界也沒那麼單純啊! 而且這樣怎麼能夠達到專業呢?

他中間有提到一段有關學術論文的事, 他說學術論文的出版可以收費, 因為需要專業人士的審核. 在這裡我看到他對於非學術界的鄙視, 為什麼娛樂圈, 或者其他各行各業都不是專業呢? 當我們付費給唱片公司時, 不是也買了他們製作, 還有其他方面的專業? 這種專業叫做剝削藝人, 那論文期刊出版社就不是剝削科學家?

葆如聽了聽, 感覺應該是聽得懂在講些什麼, 整場演講沒有提到太多電腦的術語, (不過說不定提了我也聽不懂..?!), 不過葆如聽到一半時就轉過頭來在我的筆記上寫了兩個字: 「共產」.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看來葆如對他的印象似乎沒有多好.

講完後有發問時間, 本來以為台灣人都害羞不好意思提問, 沒想到還討論的挺熱烈的. 不過這時候就感覺 Stallman 很強悍了, 有個人問他有關 Open source,他就很怒的說, free software 不能於 open source. (雖然我覺得這個問題有點蠢但卻又很重要很基本, 不過手冊上說明就有說不要把這兩個搞混, 難怪他會怒.) 另一個人一直追問如果都 free 了, 要怎麼賺錢活口. 不過 Stallman 一直嫌他的問題太過廣泛, 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答案, 也沒有一定的法則, 要看狀況和人的智慧.我是覺得如果沒辦法回答廣泛的問題, 那就舉幾個小例子來說明也不錯, 只有提出理想卻沒有提出解決的辦法, 感覺還蠻像在打嘴炮的.

會前, 主辦單位就有宣佈可以用 $500 購買一本 Stallman 的文章出版集, 會後可以給他簽名, 順便贊助 FSF, 我本來在考慮要不要買一本當做紀念, 而且也要找他照相, 不過看葆如好像急著想離開會場, 而且他演講的風格讓我對他這個人的印象打了折扣, (忽然想起黃崑巖來 XD) 後來也就沒買了. (不過連照像也沒照, 似乎是可惜了點.. @[email protected])

離開中研院後, 我們跑到國父紀念館附近去逛逛, 吃了一家叫做「彩色鍋子」的店當晚餐, 慢慢晃回石牌, 結束了葆如年休的第二天.

2005.06.12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