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會

早上起來後, 先唸了半本共筆然後下去社辦看大家排演, 然後上山頂操場去跑1600m 接力. 今天山頂風很大, 一開始預見陳科, 他說賽程 delay 了, 所以跑去另一頭找正在丟標槍的鳥倫跟老潘, 周給砲也在那丟標槍, 四個人坐在地上開始訐譙起一個「帶著耳機, 不尊重運動比賽的學弟」.

等了快要五十分鐘, 總算要比了, 一開始心情很緊張, 兩腳也軟軟的. 看著第一棒小羅領先了有三十公尺吧! 心情比較輕鬆, 老連也是保持著這個領先的差距,第三棒周給砲稍微讓人追上了, 有點忘記, 不過大概還有領先十到十五公尺吧! 總算換我了, 一出去開始還照個原先設定的步伐和呼吸, 後來過了一百公尺後, 腦中已經開始呈現空白, 用本能在跑了. 沿途好像聽到不少人的加油聲, 雖然沒聽到我的名字, 不過聽到旁人在喊追在我後頭的人, 心裡實在超緊張的, 趁轉彎回頭喵了一眼大概還有十公尺吧! 那時候大概剩一百公尺, 可是已經沒辦法做什麼思考.

其實最後兩腳有些無力了, 感覺不太像在跑步, 像是在蹦蹦跳, 最後五十公尺,眼睛都快要閉起來跑了, (有種兩眼發黑的感覺), 不過心想要是被追上臉就丟大了,還是繼續衝. 總算是沒給追上. 不過它終點怎麼沒拉線啊! 我還很逼真的作出壓線的動作… =.=b

剛跑完因為還很喘, 沒有立刻坐下, 不過過了一會, 開始感到大腦 hypoxia,不躺下根本就受不了, 於是在草地上死了二十分鐘有吧! 後來聽說頒獎延到下午,大家準備回去時還站不太起來, 起來走兩步路就想吐, 本來想要想一些生理藥理機制之類的東西來轉移一下注意力, 不過根本就沒辦法嘛!

後來大家先下去後我又在一旁坐了五分鐘吧! 之後就直接到行政大樓去表演了.

呼, 有了早上這種痛苦的感覺後, 下午打死我也不想上去再跑大隊接力了. 平時沒在運動忽然參加這種要人命的比賽, 實在太操勞了, 或許我的田徑生涯到這邊,已經可以畫上個句號了吧! 雖然有點悲哀, 但這卻也是不爭的事實啊!

2004.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