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想不到要用什麼標題…. ^^a

早上八點就起來了, 不過昨晚可能因為喝了咖啡的緣故, 有點失眠, 起來後感覺有點小累. 本來是起來等電話的, 不過後來知道沒辦法去之後, 就開始打起電腦.早上把部落格弄得差不多了, 雖然說都偷別人的 idea, 不過做出個大概, 還是蠻爽的啦~ 這樣也算是種因禍得福吧!

中午買了賢仔的滑蛋牛肉回來吃, 也邊看了特洛伊的前半, 不過不打算一次看完, 又去睡了個午覺, 然後就傍晚了… =.=

起來又東摸西摸一會兒, 決定發憤圖強去游泳, 不消耗點體力要是晚上又睡不著不就慘了. (看來還挺有效的, 現在已經有點昏沉沉…) 老實說我游泳怎麼這麼虛啊~ 手臂不夠力嗎? 自由式划個兩下就沒力了, 然後就會開始吃到水, 嗆到鼻子裡, 上岸後又有點小過敏了. 算啦~ 反正也不是要跟人家比賽…

晚餐買了中餐廳的陽春麵, 還配上一盤涼拌竹筍, 還蠻好吃的. 邊吃邊把特洛伊後半看完, 果然跟想像中的差不多, 戰爭場面實在有點殘忍, 看著片中人物相互殺戮, 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 感覺腎上腺素都快滿出來了.

看完電影, 休息一下, 去練琴, 今天拉的是貝多芬. 不過可能下午睡覺姿勢不太對, 感覺脖子好像扭到了, 拉起琴來怪怪的… 後來出了音樂前廳, 看著鄰近的二舍, 裡面的住戶們, 多擔待啦…

回來後差不多就現在囉~ 本來打算把圖書館借來的武田信玄看一看, 不過我覺得對日本的歷史沒什麼概念, 也沒什麼興趣, 介紹背景的前言看一看, 就決定收攤,明天趕緊拿去還唄.

今天沒有意外的話, 大概不會再做什麼事了吧~

2004.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