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賽

前一天晚上弄電腦弄得太晚, 一早根本爬不起來, 考前最後一次組織 lab來不及上不說, 連早上集合都遲到, 唉…電腦實在害人不淺.

下雨天, 真是件麻煩事, 身子濕了不打緊, 可憐的是樂器了, 剛好最近國樂社走新經濟路線, 沒有樂器車只好冒雨搭捷運了.

參加音樂比賽的省賽, 不算是個新鮮的經驗, 不過往事就不提了. 今年比賽的場地十分詭異, 竟然不是在學校裡舉辦, 是我離開這個領域太久, 還是這是台北的文化呢? 不過那也不怎麼重要, 至少比賽的會場看起來倒挺高級的.

或許外頭下雨造成蠻大影響吧! 會場裡一片混亂, 大家抬著大包小包, 跑上跑下, 也不知究竟何處可以容身, 心情都浮躁了, 不過畢竟有很多是第一次的經驗, 緊張和興奮是正常的, 亂一些, 只好將就將就啦!

先前聽了幾隊, 感覺還蠻有信心的, 不過其實說蠻有信心也不怎麼真確,似乎大家的實力也都還不錯, 尤其是聽到我們前一隊, 正演著我們本來打算選的指定和自選曲, 嘹喨的笛子聲從門縫鑽出來, 還真令人擔憂的.

總算輪到我們上台, 上台前, 雯芳學姊把大家集合起來, 為大家禱告, 我沒料到還有這一招, 心中著實感動了一陣. 台上, 一切如常, 最不正常的大概是擦弦組居然還算準的音吧! 覺得運氣還蠻好的…

演奏完, 下臺時還是有點亂, 不過也不算什麼大問題, 當大家回到樓梯間時, 真正的混亂才真正開始… 大家興致沖沖的進表演廳聽其他隊伍演奏去了,而我, 奕宏, 雯芳學姊則留著談天, 也不算深入, 不過聊得蠻多的…

得到優等的獎狀, 我並不訝異, 因為在台上的那個瞬間, 我知道我們是優秀的, 令我訝異的是第二名的成績, 可能我沒有進場聆聽其他隊伍的演奏, 但這個結果的確是我不敢想像的. 自然大家都很興奮, 我也應該要感到興奮的不是嗎!?這是我參加這麼多大比賽來最好的成績耶!! 不過我似乎很平靜, 平靜的令我訝異…

外面還下著雨, 我手上三把胡琴又得捱著雨, 崎嶇的回到陽明…

大練裡, 大家的臉上滿是疲憊, 很自然吧! 我的腿也酸了, 不過想起還有一攤好料的慶功宴, 還是挺高興的.

坐著計程車來到天母的時時樂, 嗯…高級餐廳, 以後大概不會有什麼機會再來吧! 不過我們坐第三台車的四個人來的晚些, 其他人都已經開始享用美味的沙拉, 看一看四周環境, 嗯….又是長桌, 今晚大概又成了小團體型的聚餐吧! 不過想那麼多幹嘛呢?! 真是自找麻煩, 還是痛痛快快的吃比較實在…

離開時, 大家心中應該有些許的不捨吧! 尤其是高年級的學長姐們, 幾個月下來的練習, 或許已經成了國樂社給他們最終鮮明的回憶, 而我們幾個二年級的呢?! 不曉得, 以後或許還有機會再創陽明黑馬高峰, 以後學弟妹的陣容或許能比現在更加堅強, 不過那還都是或許….

或許有時候我無法以高年級的心態來面對現在的一切, 多了點年輕的衝勁沒錯, 不過也少了對事物的珍惜, 可能這次的比賽, 突顯出我這份個性吧!

2003.03.22 (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