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早上很有意志的想要起床, 尤其是經過半夜兩點多自動醒來的影響, 帶著眼鏡,在床上掙扎了有十五分鐘吧! 可是, 棉被外面好冷, 昨夜好不容易溫好的被窩, 哪那麼容易捨得離開. 一句: 初三睏嘎霸. 都是這句俗語惹得禍, 打敗了我難得的意志.

起床時已經十二點二十分, 好整以暇準備外出吃午餐時, 忽然想起中午有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戲劇, 趕緊把破爛天線裝好, 專心盯著畫質不甚理想的螢幕. 趁著第一段廣告時間, 鼓起莫名的勇氣, 打了通電話, 很高興, 得盡量保持平靜….

第二段廣告時, 我已受不了肚子的飢餓, 立刻殺到最近的一家 7-11. 店員也是好整以暇的幫我微波加熱, 心裡些許著急但我仍羊皮的露出微笑. 不過其實說久也不很久啦~ 記得回到校控時, 已經進入第三段廣告了…

基本上中午播的是黃梅調的舞台劇, 之前國中時隱約有看過一小段, (不知道是不是四十年前造成轟動的那個版本) 不過第一次覺得這樣的戲也蠻好看, 這樣的音樂也蠻好聽的, 看到有出DVD的版本, 嗯…看看有沒有人可以放上FTP囉~~~ (唉…想買的東西太多, 錢賺的又太少啊~~~~)

看完品質媲美塵封三十年錄影帶的電視後, 覺得再一次挑戰陽明山有線電視公司, 帶齊了工具, 找來了超長的梯子, (真的很長, 而且很重…@[email protected])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奮戰, 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中, 總算突破上次失敗的範例, 獲得短暫成功的愉悅,連偷來的梯子也不管了, 先進屋試試許久沒發揮的 TV BOX 再說.

cable 線不夠長, 所以只能到樓上去欣賞清晰的第四台畫面, 反正本來ㄎㄧㄤ回來的螢幕就是要看電視用的嘛~ 接完一連串的線之後, 嘿嘿…圓夢廣場的主機成了擁有電視服務的新造型 (電視只能自己看..:p), 雖然螢幕很舊 (只有十四吋),而且還有一點故障 (ㄎㄧㄤ來的, 要求別那麼高嘛~~), 不過, 能看電視的感覺, 真是爽斃了…(好久沒有聽到這個詞…)

不過好景不常, 有一好沒兩好, 網路斷線了, 記得上次抱怨這個應該是幾個月之前, 而且看在這學期來, 幫助我下載上傳了無數資料的苦勞上, 就先不訐譙東森那個死賊娘公司. 又花了一會兒功夫, 總算又弄好了. 呼….大功告成.

一切完成後, 胡亂轉了幾台, 居然興起運動的念頭 (大概是搬了超重的梯子),換上短褲, 只剩潔白的衛生衣 (還要把袖子捲起來), 先把梯子搬回去放好, 以免被人發現痕跡, 不過實在是很倒楣, 才剛把梯子放下, 居然一個像是原先住在那戶人家的阿桑走了出來, 做賊心虛的我只好先傻笑個一番, 不過那阿桑不知吃錯了什麼藥, 劈面就嘮哩嘮叨了起來 (這裡原先的居民似乎都怪怪的…), 沒辦法, 誰叫我沒先知會屋主就偷偷把梯子借走….(不過我記的那應該是公用的吧~~~)

上次跑步可能是一年級上學期的事了, 一下似乎走路上下山就不太想走了….哇…都一年多了, 蠻神奇自己居然又以跑步的姿態出現在還山道路. 風景還不錯啦~~大過年的, 路上也沒什麼車, 球場也沒什麼人 (唉..本來想說去排球場看看,湊一腳的說…), 不過好風景只持續了一下….唉…上坡不久後, 看地面賣力跑的時間就多了….應該是太久沒跑步, 跑一下子肚子就隱隱作痛, 希望幾天後會慢慢改善.

其實運動真的是不錯的, 本來覺得冷的, 跑完步不僅暖了起來, 再洗個熱水澡,精神就更好了 (其實一天睡十二個小時, 精神會差到哪~~~), 吃飯前運動, 再來洗澡, 就像高中那樣的規律生活, 好懷念啊~~ 下學期重新培養這種規律吧!

晚餐前, 上一下逼, 運氣還不差, 遇到人聊聊天, 很滿足了.

晚餐是配著 TVBS 新聞吃完的, 邊吃飯邊看晚間新聞, 這不是國中的時期的規律嘛!?只是少了家人的談天說笑, 不過也真夠幸福的了.

小提琴的練習是前幾天在家裡養成的習慣, (其實還會練一點鋼琴的…可惜…)不過….oh…我可愛美好的琴在昨天的摧殘下, A 弦掛點了, 唉…又沒有備用, 只好輕輕撫著她, 輕聲呼喚她 (有這麼深情嘛?!!?), 順便把老舊的 G, e 弦換掉, A弦只好等年過完再到樂器行去揮霍了. 不過弦換的正順手, 順便把真的是塵封已久的高胡拿出來, 把弦換一換.

天啊….剛從盒子裡拿出來時, 真難想像自己居然這樣對待昔日的好友, 琴身上沾著灰塵, 弦也鏽出了綠色,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銅綠, 不過應該不是青苔吧!!!)千金也快斷了, 呼…下次社辦開門時, 再換吧! 這次換得很俐落, 不過太小的指距,令我相當的不習慣, 說不定一直有偏低的音準, 就是這把小指距的高胡害的. >”< 既然玩了高胡, 當然不能忘了二胡啦~ 雖然心中要承受他音準不好控制的事實,也要忽略調不好的音色, 但我還是鼓起勇氣拿出來ㄟ了兩下. 咦....還不錯嘛~~~也不知道什麼原因, 不過就是這不知道什麼原因令人生氣啊! 完全無法掌握它究竟會在什麼時候表現失常.... 既然今晚心血這麼高潮, 乾脆連長笛一起摸一摸, 可能在上學期就有開棺驗過屍, 看見他略微焦黑的笛身, 心中沒有太大的震驚. 吹了一會兒音階, 沒想到自己三個八度的指法都還記得, 還蠻欣慰的. 不過一開始真的連低音和中音都吹不好,有些氣餒.... 其實本來這篇可以不用寫到這麼晚的, 不過又搞上了程式, 幾個小時的時間又槓上了, 不過違反以往一次寫作, 測試 + 公告的做法, 今天只完成第一部份, 其他就留到明天有空的時候啦~~~ 呼...打了這老半天, 中間還跑出去吃宵夜, 虎頭蛇尾的結尾要來了. 就是:明天要做很多事, 晚安~~~

2003.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