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寫

很久沒寫長一點, 正式一點的東西了, (除了工作報告外) 剛巧利用今晚難得的輕鬆, 隨意補補….

這幾天都在擔心迎新光碟, 哪裡可以加, 哪裡怎麼改, 好像連夢中都是在盯著電腦螢幕, 真的都快昏了頭, 幸好, 今晚獲得了一個解放, 慎逸總算回來了, 在距我看到光碟內容的一個禮拜又一天後. 好像抓到了根木頭, 獲救了, 雖然還有很多很多東西還沒完成, 但我卻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覺真好.

明天下午後, 我大概就沒有太多時間再去觸碰它, 剩下的就交給慎逸, 大奸人他們去處理吧! 我已經可以看見, 美好的新生活運動已在我眼前跳動, 不, 不止..還有 Qoo 也埋在字裡行間. 喔…真是美好的幻想啊!!

媽媽今天把學費的劃撥單帶來給我了, 太久沒見到她, 媽媽變了, 一種不會形容, 卻又明顯可以察覺的改變了. 阿姨也來了, 不過卻帶來了失業的壞消息, 現在的社會是那麼的殘酷, 有像我一樣輕鬆而且狗屎運的賺取學費的人, 也有整天勞碌打拼, 只為了求溫飽的人, 也有拿著報紙四處應徵, 投履歷表等回信的人, 能力,似乎佔了踏出第一步的一大部分. 而充實自我能力又必須與人際互動協調, 這也佔了後面第二步的一大部分, 多麼難以拿捏, 多麼會說而做不到啊!!!

Sunda 學長很熱心的把他去年的經驗與我分享, (記得上次跟 kobo 談到, 我不喜歡「傳承」這兩個字) 希望今年過後, 明年也有學弟妹出現, 讓我有經驗交流的對象.

剛收到家教學生傳來的簡訊, 八成他又摸到這麼晚都沒唸書吧! 呼~~~盡人事聽天命, 雖然我不怎麼喜歡這悲觀的心態, 但卻又很多時候不得不屈服在他的石榴裙下啊!

2002.08.23